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The End of the World

☆现实向。有车。ooc。一发完。

☆梗源:早年nino和xgg曾经一起去找爷爷退社,但爷爷不在家,就作为岚一直走到了今天。

☆催泪预警?反正我自己写着是哭了好几次QAQ(但毕竟是现实向肯定HE啦~)




【The End of the World】


0.

  那时整个城市都成了灰色。

  他们像世界末日后仅有的两个幸存者,在陨落成废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穿行。从无尽的灰,穿越到无尽的灰。

  曾怀揣的,大到可以装下一整个东京甚至整个世界的期待,突然地暗了,散成尘埃。尘埃反射出的那些细碎光点好像仍在顽强地指引着什么,可一阵风吹来,就又零落,成了捉不住的空。

  散了吧。在人海里走散,各自浮沉。

  我抱着我斑驳的灰,衷心地企盼,你能比我更早些迎来你的彩色,衷心的。

  哪怕那彩色里,没有我。

1.

  樱井翔听到敲门声的时候,正望着桌面上的咖啡渍发呆。

  他想着,啊,比平常快了些。

  数小时前,他刚刚和二宫和也通完电话,二宫半遮掩却也算直截地提了“那件事”。樱井没有正面回应,只看似客观冷静却也不痛不痒地摊明了一下当下的情况,然后沉默席卷上来,他知道二宫也没个决断,就在一阵安静后,对着听筒举重若轻地说,“那nino你来我家吧。”

  “嗯。”

  二宫隔着听筒答应。

  心里纠缠着事情,大概步履也变得匆忙。樱井明显感到,二宫这次来他家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短。

  动身,开门,对上视线时仅是相互轻点下头,然后二宫轻车熟路地,跟着樱井进了房间。樱井给二宫倒了咖啡,轻手放在小茶几上,自己则沉默地,坐上了沙发。

  二宫姿态乖顺,正坐在地毯,也沉默着,喝了一口咖啡。咖啡已经放得有些凉了,刚一入口就释放出苦涩来,苦得二宫皱了下眉头。

  低着头的樱井并没有注意到二宫的神情变化,二宫也没抱怨,只抿了抿嘴,轻轻放下杯子。玻璃和实木碰撞的声响给凝固的空气骤然戳出了一点波纹,但转瞬,空气又重新凝固。

  两人都像是在望着什么,却什么都没望。像是在想着什么,却什么都没想。

  都在沉默里,等待着,等待着对方给一个答案。

  可这两个人,谁也给不出个答案。因为比起说「答案」,更像是「宣判」。两人谁都不忍心,给对方宣判未来,把对方拖入到未知里沉浮。他们都怕,怕自己随口不经意的一个答案,会颠覆对方的人生,成为对方一生的遗憾。

  他们都怕。

  ——你,至少你,要好好地,走到辉煌啊。

  毕竟他们爱着,他们爱对方,甚至是胜过爱自己。

2.

  樱井坐在沙发,居高临下地看着坐成一小团的二宫,二宫看起来像极了一团小小的,积了一点雨,而显出一点浅灰色的云。

  雲(注:云,くも,读音kumo)。

  如果声音有形状,词汇能具态,樱井想,读做「くも」的,一定是二宫的样子。

  「くも」,「にの」,连发音都是如此地相称。

  他想起刚刚认识二宫的时候,那少年像云一样,时而清澈纯白、时而又带一点浅灰色的阴郁地,浮在人群之中。

  又云一般,飘进他的视野。

  他们第一次四目相对时,二宫浅茶色的眸子清亮亮的,直看进樱井眼底。清亮却不显得无知,二宫眼光里还带了云雾般让人捉不透的神秘,樱井上扬的眉尾就不自觉地挑了一下,心脏也漏跳了一拍。

  樱井是闪耀的,凡是耀眼的也必定尖锐。他的锐利直戳进二宫漂浮缠绕的云层,却意外地没把那团云刺碎、戳散。他分明地感觉到了有什么在云层里,碰上了自己的尖锐,是闪电吗?是隐藏的光吗?直直地,和樱井的尖锐或是相互对撞,或是彼此榫合。

  少年朝樱井笑了一下,迈着轻快的步伐就小跑了过来。樱井的眉眼就整个在笑意里化开。

  他们对话,说着工作的事,抱怨着不太合口味的午餐,交流着爱好,分享其他伙伴们可爱的糗事,拍着手,笑在一起。

  可那些平淡无奇的对话里,声音里,全都是同样的一句——

  「我看到了哦。」

 
  樱井看到了二宫隐藏在乖顺下的,不曾叫嚣过的「自我」;二宫看到了樱井拼尽全力的锐利之下那骨子里的骄傲,那份身为偶像也要能在同学中抬得起头的骄傲。

  碰撞着,榫合着,碰撞出电光星火,榫合出如水温柔。

  清亮亮的双眼眨一下,一颗颗宝石就落下来。樱井突然没了话语,他聪明得不可能读不出眼前的二宫在想什么,于是心里,怜的、爱的,软的温柔和硬的占有欲,交交叠叠全混在一处,闭上眼,就吻了下去。

  第一个吻,心跳如雷,害羞得谁也没睁开眼,只嘴唇浅浅地贴。樱井想,二宫的呼吸怎么这么甜,二宫想,樱井的双唇怎么这么暖。

  就爱了。

  复杂也简单。

3.

  但也正因为他们能穿透彼此,此刻,就更加地瞻前顾后,谨小慎微。

  二宫那双眼睛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机灵地眨呀眨的时候,一下一下闪的全是「自我」。演了电视剧,用超越年龄的冷静成熟审视着片场的一切,那些「自我」,就隐秘地升腾起来。他说,他想去美国,学编剧或导演,而这样的职业,正是能尽情释放「自我」的出口,能寄托自我,表达灵魂。

  樱井想,二宫脑中那些精妙的想法,不该在角落里蒙尘,而应该被具象化、影视化,值得被投在大荧幕上,被无限放大。

  二宫也是企盼着樱井的辉煌的。小说男主角一般的家庭出身,从小学初中一路以来优异的成绩,樱井不该跟他们这些平常人家的孩子一起来吃青春饭,来偶像的梦里赌青春,青春空了,也就山穷水尽。他理应受到最精英的教育,延续着家庭的辉光,在政界或商界,去掀滔天巨浪。

  空气还是凝固的。咖啡已经冷得彻底。樱井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冲动,越看着眼前的二宫,就有什么没来由地越来越坚定明亮了起来。

  他,是他的话,一定可以的吧。

  “nino,不然我们就,一起退出了吧。退出杰尼斯。”

  樱井开了口,打破了沉寂,正伸手胡乱扣着地毯的二宫听闻,愣了一下。

  “嗯,退出吧。”

  二宫附和着,云淡风轻。

  两方算是共同盖了章,这退出的事也就拍板敲定。沉默再度凝固了空气,决定了?然后呢?谁也不知道继续怎样展开。

  说着「不知道展开」,其实,也知一二。

  云淡风轻的做了回应的二宫脑海里突然滚动出了遥远的画面,自己若是去了美国,和樱井就说不上是不是永别了。就算比别人多些现场经验,这一行也未必多好走好混,等待自己的必然是漫长的爬格子写剧本、当跟班去打杂的蛰伏,大概等二宫灰头土脸地从脚本里抬起头来,终于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导演的时候,樱井也已在政界商界沉浮多年,成了业界顶尖的精英了吧。

  可那要多少年啊。漫长的、见不到他的、多少年啊。

  二宫甚至想到了自己回国和樱井重逢,那时的樱井发型油亮,体态也许疏于管理,但笑容灿烂得商业式熟练。他朝自己友好地伸出手,向他周围的人介绍说这是大导演二宫和也,说一直都很欣赏他的才华,还往前推他怯生生的儿子或女儿,说乖,叫二宫叔叔……

  那些本是美好,而在他眼里却无比狰狞的画面刺痛着二宫的神经,他舍不得,舍不得樱井把青春吃空,沉寂受苦,但更舍不得樱井走,彻底走出自己的生命之外。

  他甚至在脑海中看见了樱井的孩子朝自己伸出的那只肉乎乎的小手,听见了怯怯地喊「叔叔」的稚嫩童音。

 
  闭上眼睛,鼻头一酸,眼泪就差点要涌出来,二宫的指尖颤抖着,不安着,用力地扣动着地毯。

  不能哭啊,要去奔向各自的未来了啊。二宫昂着头,昂着头,眼眶已经彻底发红发热,眼泪却被倔强地控制着,不能崩溃,不敢汹涌。

  别哭啊。要祝福啊。

4.

  樱井仍低着头,想着刚才还好是自己先开了口,莽撞的罪责就由自己全盘担当了下来,这下二宫就只是附和跟随,他才是主犯。

  所以日后,就算走着走着发现那条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二宫身上的罪恶感也会小些,毕竟一切,是樱井的决定。

  可自己也一样单薄稚嫩的肩膀,真的有撑起两个人人生的力量吗?再聪明也还是有它的上限,站在这样的年纪,谁敢语气凿凿地说,能许出个未来出来呢?

  但决定已是定了。

  眼前是即将失去的现在,手中是未曾谋面的未来。年少的心压上了复杂的担子,樱井突然感觉无边的空寂和冰冷,要扛下这些,几乎耗尽了少年的全部心力。

  樱井从不想示弱,但这时,终究是再也忍不住,朝二宫抬了一眼。

  两人的视线意外也理所应当地交汇,在眼眶里的大雨崩溃的前一秒,二宫突然地站起身,两步向前跨坐在沙发上的樱井身上,环抱着樱井的头,猛地重重吻了上去。

  嘴唇撞上牙齿。撞得太过用力,太痛了。

  二宫闭上的双眼中,有两行泪终于是冲破了压抑,在吻里滚落下来。










【点我看后续内容!!】











☆感谢这几天评论和私信里和我聊Arashi的小天使们!能够遇见你们真的太好啦QAQ

能够遇见岚,真的,太好啦。QAQ

鞠躬!

评论(2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