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拂晓

☆一块现实向甜饼。一发完。

☆灵感来自《交给岚吧》20180519樱井翔の朝活。


0.



  黎明

  城市灯火

  遁入熹微晓色

  富士山被蒙以温柔辉光

  我乘上温泉

  流放 在不眠夜的尽头

  绝景缀合而起的

  黑夜 白昼

  你

  会喜欢吗



1.

  “わあ、びっくりした!”(注:“唔哇,吓我一跳!”)

  结束《news zero》录制樱井翔刚一推开休息室的门,门边的柜子里就突然有什么跳了出来,吓得仓鼠翔瞪圆了眼睛,叫了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翔君辛苦啦……”

  定定神,樱井这才看清罪魁祸首是二宫和也,得逞后的二宫正看着樱井,笑得洋洋。

  上一次是staff,这一次是二宫,被同样的方式吓了两次的樱井几乎要对午夜的休息室产生心理阴影。

  “nino……你怎么在这啊?”

  樱井反手关上休息室的门,惊魂未定,却也是惊喜的,朝那还笑着的小恶魔走近抱了上去。

  “嗯……”小恶魔也回以拥抱,“刚好在附近……唔……”

  剩余的话语,被淹没以一个热切的吻。

  许是被深夜的录制耗尽了精力,许是看到最亲密熟悉的人后紧绷的心情一下子缓了下来,许是拥抱的温度太暖太柔,分开后,樱井明显地露出镜头前不会出现的低落疲态,依依不舍地捏了下二宫的小手,接着径自沉默地走开,去收拾起了东西。

  二宫也似乎在那个恶作剧里耗尽了全部高涨的テンション(注:情绪),疲懒地坐上沙发,等待着。

  过了片刻。

  “走吧nino。”

  樱井牵起二宫,只淡淡一句。

  “嗯。”


2.

  樱井主播在新闻节目里讲遍了话语,二宫火车帝在综艺里用累了唇舌,回到家后,两人无言,谁也没再出声惊扰黑夜。

  二宫蜷在沙发上,忘我地操纵着游戏,樱井在餐桌前,划着手机读着国际新闻,喝着度数不高的酒。

  似乎是最平凡不过的一个晚上。

  但其实,因为各自的安排原因,两人已经好几天没见彼此。

  「该死的室外派。」二宫想。

  说是“刚好在附近”,真相却是多日独自在家的二宫太过难耐,想要见他、想要被抱着、想要亲密、想要被充实,才特意跑去电视台,躲进樱井的休息室里,但又假装只是顺路。

  毕竟三十代的二宫,好像并不怎么想直接嚷嚷着撒娇。

  尽管之前,二宫只要皱起眉用汪汪的眼睛勾一阵樱井,或是放缓调子说几句难得的软话,樱井就绝对会宠溺地妥协迁就。现在,二宫只得若无其事,举重若轻。

 
  嘛,也确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惜头脑组的脑电波也有迷路的时候。被连番的录制和连日的奔忙耗尽了脑力的樱井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二宫的“假装”,仅仅是当做“刚好”。只在久别初见的时候热切地和二宫温存了一阵,很快被疲劳压上,就沉默着,抱着酒精,浸在自己的世界。

  二宫心里难免地隐约泛着点涩,又有些无可奈何。

  「该死的室外派。」

3.

  三十代,虽不似二十代火碰火的激情,肌肤渴|||求却仍是存在着的,且变得更加深切入骨。

  樱井的疲累被酒精消解些微,又有什么被酒精在胸腔点燃。沙发上,二宫正穿着松松垮垮的卫衣,领口低开露出一片雪白,光着脚丫盘着腿,洗过的头发散乱蓬松。性|||感而全然不自知的纯真更是极度的性|||感,在夜的静谧和暖的灯光里,这不设防的样子,对樱井构成了十足的吸引。

  樱井安静走过去坐上沙发,紧靠在二宫身旁,伸出手臂搂二宫到自己怀里,把头埋进二宫的颈窝,贴上嘴唇啃|||吻那白嫩,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想你了……nino……”

  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喷上二宫的颈窝。

  “嗯……”

  二宫被喷得发痒,扭动了一下,但却不是在躲在逃。这令人难以抵抗的深情让二宫早已无心游戏,草草存档,接着自然地贴樱井的怀抱更紧。

  迎|||合更是唤起得寸进尺,还没等二宫开口说出之前在肚子里埋了好一阵的“我也想翔君”,樱井就急急地吻了上去。目的明确的吻一经触碰就是攻城略池,二宫脑海里之前有的没的那些大不了的想法全都被樱井的进攻清空,缺氧感和从樱井口中渡来的酒精气息把思绪全都抽离,二宫只任自己迷失在这个吻里,水|声|啧|啧,身体逐渐发软,发热,轻|||哼从吻的空隙接连流出。

  不管已经过了多少年,不管对彼此已经多么熟悉,也奇怪,只要是和这个人,每次的亲近就都让人心动又意|||乱。

  然后是顺理成章的结|||合,工作带来的疲惫放缓了两人的动作,没了狂风骤雨,却多了更加让人沦陷的厮|||磨。缓慢地,在交|||融里沉浮,再沉也不会坠落悬崖,彼此互为托底,再浮也不会流浪云端,彼此互为天际,恰到好处的舒适逐渐堆砌,磨着神经,在最为适切的一点同时释放。

  接着,几次,或者说次数也已不再重要。只是从心灵到身体都心照不宣地默契着“就到这里刚好”,然后睡着,分享一个梦境。

  睡着,漫过黑夜尽头而迈进拂晓。

  在感到明亮的时候,二宫睁开双眼,发现身旁已空。昨夜的泥泞已经被细心清理成清爽,让二宫有种恍惚和不真实感,只有身体隐约的疲乏提示着一切的发生。

  那个人又就这么出门了啊。

  唔。

  「该死的室外派。」

  二宫翻了个身,又躺平,放纵自己占据满双人床,继续着梦境。

  「该死的室外派。」

  …………

  …………

  为什么双人床这么大啊。

 
4.

  不过,这些,也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二宫自然不会像个小怨妇一样苦苦盼郎归,体力恢复得差不多,收拾收拾起床,自己觅个食,玩一阵游戏,也就平平常常地出门去了。

  室内派也得工作啊,晚上还有番组收录。

  二宫结束录制回到家的时候,推开门看见的还是熟悉的冷清,主播大人还没下班。二宫洗好澡,打开冰箱想找点宵夜,发现冰箱里的酒已经喝光了。就摸出手机,想给樱井发个邮件让他回来时候买点酒。不过码完邮件后,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停了一下,紧接着清空输入的文字,按灭屏幕,把手机丢上沙发。

  空荡房间里只剩游戏的声音,二宫继续着白天未完成的关卡。

  开门声钻入耳朵,二宫分出注意力看向樱井,大概是今天的录制比较顺利,二宫发现樱井的神态里还隐隐有一些余裕。似有意也无意地,二宫半侧过头问了一句,“翔君今天喝酒了吗?”

  “嗯?”樱井有些不解,但还是直截回答,“没有啊,打算回来喝,怎么了nino?”

  “哦……”二宫存了档,结束着手头的游戏,开口提议,“那没喝酒正好,要不要……开车去一趟山梨?就是翔君在节目上去的那个温泉……”

  “诶?”那次录制结束后,樱井确实随口说了那儿的富士山景真的很美,私下还想再去一次,可没想到「能不出门绝不出门派」的二宫竟然主动提起,实在出人意料。

  “反正……明天上午又没有工作……就……”

  “好啊!”二宫还在继续着话语,就被樱井用干脆的肯定打断。

  “哦那……那我去换件衣服。翔君等我一下。”

  二宫从沙发上起身,表情看不出多雀跃或多欢喜,只自然而然地进了房间。

  “去吧nino。那边早上很冷的,记得多穿。”

  “嗯。知道啦。”

 
5.

  说起来,两人也真的很久没有这样私下出来,「约会」了。

  身处同一个团体,虽说也有因为各自工作而暂别一阵的时候,不过平时相见相处的机会,说少也是真的不少。但二人单独的出门确实是久违,此刻两人的心里,都被唤起了一阵莫名的,遥远的悸动。

  樱井开着车,穿梭在午夜已落入沉寂的城市。二宫坐在后排,看着窗外那闪过,又闪过的街灯。

  “很远吧?”

  二宫朝樱井发问。

  “嗯,节目收录那天可是快五点钟才到山梨呢……”

  两人通过后视镜交换了眼神和话语。

  “这样啊……”

  二宫的视线又投向茫茫黑夜,汽车仍在街道上无尽疾驰。

  等待信号灯的间隙,樱井不经意抬眼看了下后视镜,才发现那个主动提议要出门的人已经垂着脑袋睡着了,路灯的昏黄隐约投在二宫那张脸上,五官的轮廓被光影勾勒,呈现出一种凝固的,雕刻一般深沉静谧的美。

  凝固却不是完全静止,樱井明显地看到了熟睡的二宫在呼吸里轻微起伏。那安定的样子,像把一切都无保留地交付给开车的自己的样子,让樱井突然想起了一个童话故事,睡美人。

  小美人在自己身后睡得安然,等着握着方向盘守护着他的王子大人将他吻醒。

  笨蛋。

  樱井突然抑制不住地弯起了嘴角。弯起一个宠溺的笑。

  笨蛋。

  累了想睡,就在家睡嘛。

  王子大人突然感觉夜路都亮了,睡美人平和的侧脸在灯光里明明灭灭,樱井的心也跟着,曳曳摇摇。

6.

  在天光透出浅浅灰蓝的时候,樱井停好了车,打开二宫一侧的车门,在睡美人的脸颊上轻轻落了一吻,“nino……我们到啦……nino……”,几声呼唤,睡美人睁开了双眼。

  “唔……好冷……”

 
  清晨的凉意无情入侵了刚刚苏醒的二宫,二宫下了车,樱井就顺手把他搂了过来,迷迷糊糊的二宫就直往热源身上缩。

 
  不过很快,美景就把二宫惊得清醒彻底。浸泡在温泉中的二人抬头眺望,刚好是日出时刻,阳光轻缓地穿过云层,给远方的蓝白的富士山笼了暖色,山峦起落在视野,苍翠匍匐,村落也被照出新的生机,在拂晓处与昨夜交接。

  慕名而来的游客很多,但看出樱井和二宫两人是私下出行,也就礼貌地避开不打扰。二人就享有了一方专属的景观,当然,这景观也包括彼此。

  “真的很漂亮吧?”

  樱井一边开口,一边拨动着温泉水,“游”到了二宫身边。

  “是啊……比电视上好看太多了……”

  同水波的温度一起漾向二宫的,还有樱井的手的温度,樱井在水下握住了二宫的手。

  二宫已在绝景里沉醉,前所未见的美景激发了新的思绪,富士山、大叔们的欢笑、手上传来的真切力度,在多方位的感官刺激里,二宫突然懂了,这里为什么叫“放置温泉”。

  管那么多干嘛,想那么多干嘛,全都,放置不管就好了嘛。

  那些能被定名的东西太过复杂,樱井和二宫,一个「室内派」、一个「室外派」,一个对美食来者不拒、一个又对食物过分挑剔,这般种种,总在被作为两人间的分歧障碍提起,无论镜头前后。可是,真正牵绊着、维系着两人的,却是那些无法被定名、无法被深思的东西,高同步率也好,惊人的默契也好,谁也无法用什么公式算法确切定义,来讲出它个因因果果所以然。

就像二宫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头脑一热,就这么开口提议来了山梨,就像二宫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明明一个人的时候念叨了无数句樱井翔的缺点,重复了太多次「该死的室外派」,可现在,在身旁的这个人,握住的这只手,就是没有办法分开。

  明明是个聪明得过分的人啊。

  可,这世上,总有些事,脑袋再好也是白搭,就只能认栽。

  唉。

  索性就在“放置温泉”里,“放置一切”吧。

  二宫有些无奈地,终究是放弃了和超越了理智控制的东西的抵抗,朝樱井的方向轻轻挪了一下,把被樱井握着的手抽出,换成了十指相扣。

  樱井虽不明所以,也还是回以力度,扣得紧紧。

  美景让人的心里不自觉地涌起敬意,被金色光辉笼罩的时刻变得神圣了起来,在十指紧扣里,在温热水波里,他们共同眺望,眺望茫茫,富士山和朝阳,望着,和对方一起啊,能从黑夜望到白昼,望尽所有历史,所有年代,牵着、望着,从永恒到永恒。

  “nino我……饿了。”

  仓鼠翔眨了眨眼睛,嗫嚅道。

  神圣啊,最终还是被凡夫俗子的食欲所打破。

7.

   “要吃鸡蛋拌饭吗?nino拍《止血钳》的时候不是吃了很多很多次嘛……没关系吗?”

  饭前,樱井还是询问了下对食物颇为挑剔的、最近好像吃了过多鸡蛋拌饭的二宫。

  “没关系啦……我看节目上说这里的鸡蛋拌饭挺有特色的?”

  “嗯是啊,真的很不一样!超好吃!”

  樱井的眼睛闪烁着吃货的光芒。

  买好,落座,两人把裹了满满金黄蛋液的米饭吞下一大口。

  是很不一样呢。

  二宫想。

  工作时吃的鸡蛋拌饭是「工作的鸡蛋拌饭」,此刻的鸡蛋拌饭是「休假的鸡蛋拌饭」。

  所以尽管吃了那么多,这一碗却味道特别,而丝毫不觉腻味。

  抬眼,二宫看到那个吃得腮帮子鼓鼓的人,工作时作为伙伴的樱井是「岚的樱井翔」,可现在的樱井,是「二宫和也的樱井翔」。

  所以尽管曾共同度过了那么多时间,相处的此刻,却格外的珍贵美好。

  太阳开始挥洒热意,把两个人照得,发梢都泛起亮光。沉默着,狼吞虎咽着,不用考虑怎么去反应怎么做食评,两个人只是吃得尽情,然后在对上视线的时候,彼此笑着点点头。

 
  「朝活」(注:晨间活动),好像,也不赖嘛。

  结果吃饱了的仓鼠翔却在回程的路上睡到打呼。

  方向盘到了二宫手里,二宫王子从后视镜看着他的睡美人樱井,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闭起来的时候,也是别样的好看。

8.

  那之后,分歧却也还是在的。

  但正是分歧给了他们机会,填补以细腻温柔。

  大老爷们的细腻能有多细腻呢,最多不过是晚归的樱井看到打游戏睡着的二宫在沙发上睡得脖子扭着姿势怪异时轻手把二宫抱进卧室的床,或是二宫突然心血来潮在自己睡觉前给樱井把洗澡的热水放好。

  也就足够。

  分歧就分歧,无所谓室内室外两派,反正这两个人啊总是见得着彼此。睁眼见不着,闭眼也能在梦里看见,梦里见不着,开着车行驶在东京街头,遇见对方的大幅广告牌也算是能打个照面。

  “看见没,那可是我们家nino。”

  “看见没,那可是我们家翔酱。”

  呐。

  真帅。

9.

  又至拂晓。

  被子软软的,充满了两个人的温度。窗边的绿色植物随着风摇晃了几下,扯动了白色的薄窗帘。

  二宫隐约听到了樱井的手机声响,感到身旁的人一半身子钻出了被子。就迷迷糊糊地,习惯性地说了一句“いってらっしゃい——”(注:路上小心)。

  可几秒后,樱井却钻了回来。

  “唔……嗯?”

  “我今天没有安排的,想犯个懒,宅一天。”

  樱井面向还没睁开眼的二宫,温柔说道,边说边把二宫往自己怀里揽。

  “……………”

 
  意识还是混沌的,可怀抱相贴的温度已让二宫足够受用。在恍惚里静默了几秒,然后二宫埋在樱井胸口,发出了笑声。

  “fufufu……好啊……fufufu……”

 
  二宫感到,半梦半醒的自己,精神突然抽离了身体。他好像久违地听到了自己嗓子眼里发出了软绵绵的小孩子一样的粘腻声音,又看到自己的身体像突然变成了某种小动物,直朝樱井胸口撒娇似的蹭。

  樱井先是惊讶,不过很快也笑了,怀抱搂紧了这个撒娇的小可爱。

  “睡吧。”

  在热乎乎的被子里,和你一起窝到天光大亮。

10.

  唉呀。

  都怪翔君。

  刚刚做的梦,被搅扰得全部都忘掉了。

  可是没有关系,毕竟,甜梦甜不过我和你,你让梦境全部黯然,噩梦也会被你的温暖驱散,伤不着我一分一毫。

  所以,翔君。

 
  早安。




END
 
 

评论(2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