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未熟

☆是 @空白 老师点的脑洞!比心心!(´ε` )♡

☆尼、翔、润,伪修罗场。末子兄弟设定。一发完。

 

最近天气太热了写个冬季背景的大家凉快凉快~(误)

 

 

 

【未熟】

 

0.

 

 

恋もまだ知らぬまま

不谙情事的年纪

女の子は女の子のまま

女孩子也还只是女孩子的样子

 

あなたがくれたキャンディ

你给我的糖果

こどもの頃好きだったあのキャンディ

小时候曾喜欢的那种糖果

 

「オレ好きなんだこれ」

“我很喜欢这个的”

「あそこのスーパーにしか売ってないんだよ」ってさ

“只在那边的超市有卖哦”

 

 

1.

 

  清晨,细微的手机提示音,在一地狼藉散落的衣物中响起。

 

  二宫试着抬了抬身子,却还是没耐住腰间一软,最终落了回去。

 

  “翔酱……”

 

  半梦半醒而粘粘糊糊的嗓音。

 

  身旁的樱井被唤醒,翻身下床。

 

  “是邮件哦nino。”

 

  “唔嗯……”

 

  接过手机,二宫艰难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尼酱!我到东京了!大概晚上就到你家啦!(`∀´)」

 

  二宫读完,摁灭手机丢到枕头下。双眼又不受控制的闭起。

 

  “是我表弟啦,松润。刚从国外回东京,晚上去我家。”

 

  “哦……”

 

  又补充一句,“翔酱也一起来啊。”

 

  “诶?带我去见你家人,没关系的吗?”

 

  “没事啦。我和小润从小就挺亲近的,他不会介意的。”

 

  说着又把被子往自己身上扯了扯。

 

  “哦好。还早,那再睡会?”樱井从背后环抱住了二宫,在二宫耳边温柔而又带着清晨的沙哑地说道。

 

  “…………嗯…………”

 

  回应的话音逐渐微弱,二宫贴着樱井宽厚温暖的胸膛又睡了过去,樱井深吸了一口二宫身上的气息,也闭上双眼,在微明的天光里享受着温存。

 

2.

 

  “尼酱!我好想你啊尼酱!”

 

  松本一见面就猛地把二宫搂到了怀里抱得紧紧,二宫也顺势伸手,环住了松本。

 

  触到的瞬间,二宫心里却倏地一震,耳畔还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小奶音,但这压在身上的力度和手指触碰到的结实体格,却给了二宫一种陌生的冲击。

 

  小包子长大了啊。二宫想。

 

  “我也超想小润的!真的好久不见啦!”

 

  二宫仰起头搭上松本的肩膀,冲入鼻腔的,是充满成熟气息的香水味,和来自东京街头凛冽的寒。

 

  “啊,赶快脱了外套吧~晚饭一会儿就好了喔。”

 

  “嗯!”

 

  对上视线,眼前是松本那张明明五官浓得过分,却笑得甜而明亮的脸。

 

3.

 

  “哦对了小润,这是我男朋友……樱井翔。”

 

  “诶~~”松本打量了一下二宫身旁的男人,礼貌地点了下头,接着看向二宫,笑着说到,“尼酱的男朋友,很帅嘛……”

 

  “啊?啊……”二宫被说得脸颊发热,转过头去。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樱井友好地开了口。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寒暄过后,又聊了些近况。松本这次是从国外总部调回到东京来,预计时间不会很久,找房子又麻烦,于是打算借住表哥家。接着松本关心了下二宫工作的情况,也在二宫的介绍和樱井的自述中对樱井有了个了解,然后三人坐到桌前,准备开饭。

 

  “尼酱厨艺越来越好了啊!”

 

  一桌菜肴,菜式多样,外观漂亮,引得松本不觉赞叹。舟车劳顿让松本已是十足的饥饿,挥动着筷子,不客气地狼吞虎咽了起来。

 

  二宫和樱井也开始享用起了晚餐。

 

  吃得差不多,松本满意地擦了擦嘴,朝二宫笑了一下。二宫也回以笑意。

 

  “真的太~~~好吃啦。”

 

  松本笃定地点着头赞赏。

 

  二宫被夸得笑意更甚,又带羞涩。

 

  突然,松本伸手扳过二宫的脸,朝二宫的脸颊,「吧唧」,亲了一口。

 

  诶???

 

  二宫显然是没有意料到松本会有这般举动,熟悉而陌生的亲密,让他不自觉地红了耳朵,慌忙起身,收拾起了碗筷。

 

  松本似乎并不觉得有何突兀,只是自然地笑着,也站起来,帮着二宫的忙。

 

  目睹刚刚两人亲密接触的樱井,笑虽还是在笑着,只是笑意略微走了样,眉毛隐约地颤动。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碗筷碰撞和水流的声音。

 

  “松本桑……有女朋友吗?”

 

  樱井的一问打破沉默。

 

  “啊?没有喔~”松本回过头,看向樱井,“我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啦,我只喜欢我们家尼酱。”

 

  然后充满深意地看了二宫一眼。

 

  沉默再度降临,樱井和二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一样的语句弄得瞠目。

 

  “嘛……我开玩笑的~樱井桑不用担心啦。”

 

  松本又带着不以为然的笑,摆摆手,补充了一句。

 

  “啊这样啊哈哈哈。”

 

  三人间的尴尬,似乎已被化解。

 

4.

 

  是开玩笑……吗?

 

  夜里,二宫若有若无地抚摸着脸颊被松本亲过的位置,柔软湿热的触感似乎还未从脑海中消退。

 

  在松本整个人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压向二宫的时候,他分明地感受到了一种侵略式的占有欲。那样直截而自然流畅的动作里,又带着一种既无辜又嚣张的宣示主权:「因为是我的尼酱,所以可以随便亲哦」。

 

  那个被吻的位置附近,还有青涩的关于另一个吻的记忆,但不同于这次的笃定嚣张,那时的小包子,只会怯懦地试探。

 

  但现在,是个男人了。从外形到举止都是满满的「男人」气息,那个「男人」式的,而非「男孩」式的侵略一吻,让二宫也不受控制地心慌意乱了起来。

 

  是个「男人」了啊。

 

  二宫回想起多年前的小巷深处,他拼尽全力地把那些看松本长得太像小姑娘而不断欺负他的男生打到狼藉,然后牵着松本的手就奔跑了起来,直到把所有追赶远远甩在身后。

 

  他们在小巷里大口地喘着气,松本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那时还比松本高壮一些的二宫就弯下腰,揉着松本的脑袋,“没事了小润不用怕,有尼酱在。你没受伤吧?”

 

  “没,没有……但是……尼酱……”

 

  松本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脸上带着血迹的二宫。

 

  “啊没事”,二宫抹了一把血迹,隐约地“嘶”了一声,又带着轻松的笑,看向松本。“小伤而已。”

 

  “尼酱……”

 

  在二宫反应过来之前,松本突然踮起脚,朝那伤口极其轻柔地,吻了上去。

 

  小小的包子双眼轻闭。

 

  二宫明显地愣住了,直到松本不舍地移开嘴唇。

 

  血的腥味漫溢在松本的口中,但松本却带着如尝到最甜的糖果一般的笑容,甜甜地看着二宫。

 

  二宫别过头隐蔽地笑了一下,伤口的痛被取代成心口的暖,伸出手牵上松本。

 

  “走啦小润,回家。”

 

  “嗯!尼酱!”

 

  那时的吻不过是小孩子间的胡闹而已,二宫想,这次的吻,大概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深意。就连那熟悉的「喜欢」,不也只是对青涩时代的复刻?

 

  某年的情人节,松本放学一回到家中就把满满一背包的巧克力和情书一股脑地倒进了垃圾桶,那果断决绝的模样,把二宫看得直发笑。倒得一干二净后,二宫忍住笑意,问松本,“这么多,小润没有一个看得上的?”

 

  “没有”,松本理直气壮,“我对女孩子没兴趣,我只喜欢尼酱。”

 

  说着拉开抽屉,从抽屉深处掏出了一小盒巧克力,看似若无其事,指尖又隐约颤抖着递给二宫,“给尼酱的。”

 

  “诶?”

 

  二宫有些惊讶,然而转瞬平复,温柔地对松本说道,“小润不可以喜欢哥哥的,小润要和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

 

  握着巧克力的手停在半空,松本那双大眼睛里,瞬间蒙上了水雾,委屈至极地,随时有泪水要冲破眼眶。

 

  “好啦好啦”,二宫看得心里不是滋味,连忙接过松本手中的巧克力,又把松本拉到了自己怀里抱住,“小润不哭了啊,哥哥也最~喜欢小润了。”

 

  “最喜欢?”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嗯!最喜欢啦!”

 

  那张小脸这才展开笑容。

 

  小孩子的眼泪总是哄一阵就过去,兄弟俩一如既往形影不离,这「喜欢」里有多少认真、多少孩子气也就不再重要。

  

  但这次,来自面前的「男人」的「喜欢」、让二宫竟然不自觉地心慌意乱的「喜欢」里,又有多少认真呢?

 

  二宫的脑海中复杂的思绪密密地交织,他开始读不懂这个曾与自己相隔漫长时间空间的弟弟,同时也更加地读不懂此刻的自己,而这些乱麻般缠绕的思绪里还有一条让二宫难以忽视。

 

  ——樱井。

 

5.

  

  要说樱井丝毫不介意松本的举动和话语,是不可能的。

 

  二宫明显地感受到电话中樱井的那句“你们兄弟俩感情真的挺不错啊”里,正蕴藏着深意。

 

  同为男人,樱井敏锐地隐约感受到松本对二宫非同一般的情感,和对自己的敌视与疏离。

 

  “那个……翔酱,要不要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

 

  二宫难得主动开口约樱井,樱井自然是无法拒绝。

 

  “那我下班开车去接你,nino晚上见。”

 

  “晚上见。”

 

  见面后的一个充满热恋期粉红色泡泡的甜蜜一吻后,两人开始了点餐。

 

  “小润他,可能刚从国外回来,比较……比较开放。翔酱不用在意。”

 

  二宫不时地找寻时机来向樱井解释。

 

  “啊没关系”,樱井表现得不以为然,“兄弟嘛,亲密点挺正常的。”

  

  末了又宠溺地对二宫说,“这家店的汉堡肉超好吃哦,nino要多吃点。你看你弟弟都比你高呢。”

 

  又顺手揉了揉二宫乱糟糟的头毛。

 

  “嗯。知道啦。”

 

  二宫脑内交织的思绪,似乎被汉堡肉的美味,和樱井的温柔略略化解。

 

  突然,口袋里提示音响起。

 

  「尼酱我好难受,东京好冷啊,我好像发烧了,好难受……」

 

  二宫读到这一行字,口中的咀嚼瞬间停止。

 

  抓起外套和围巾,起身就冲进漫天的冰雪。

 

6.

 

  一路上,二宫一边埋怨自己忘了提醒松本东京最近降温要多穿衣服,一边又想象着小时候松本病到虚弱的画面,心疼到步伐急切而凌乱。

 

  “小润没事吧你?怎么样了啊?”

 

  到家门口,二宫手忙脚乱地拿出钥匙开门。

 

  ——却看到了那个说「难受」的弟弟,正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你……”

 

  二宫目瞪口呆,怒火涌上心头。

 

  “尼酱你回来了啊~”

 

  松本脸上,带着天使一般清澈的笑。

 

  “我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哦~尼酱快来吃!”

 

  二宫扫了一眼满桌漂亮的饭菜,漂亮,却让他毫无食欲。他分明看到了那个带着天使笑容的人,头顶出现的紫黑色小恶魔角。

 

  二宫气得转身,摔门而去。

 

  当街头凛冽的寒风刺进二宫单薄瘦弱的身体的时候,二宫方才被怒火烧热的意识也猛地清醒过来,他刚刚好像慌乱之中跟樱井说了让他先回去,之后再约,所以现在,樱井已经不在店里了,自己跑去也没用。

 

  而且这情况,更不可能“扔下弟弟”跑到樱井家,没法解释。

 

  二宫丧了气一般,蹭着步伐游荡在路边。

 

  突然二宫想到了什么,然后,然后无法克制地,蹲在地上大笑了出来,笑得路人不断侧目。

 

  他笑,笑自己怎么这么傻,同样的把戏,怎么还会中招第二遍。

 

  ——那是二宫的第一次约会,刚和女孩见面就收到了松本的邮件,说又有男生欺负他,人很多他很害怕,尼酱快来救他……

 

  二宫看完立马扔下女孩,朝松本说的地方跑去。

 

  到了地方,哪有什么欺负他的人,只有松本自己,笑着等着他的尼酱。

 

  “小润……?”

 

  二宫愣住了。

 

  松本看二宫愣在原地不动,以为二宫生气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糖果,嗫嚅着开了口。

 

  “尼酱……这个糖特别好吃,只有那边的商店街有卖的……我……想买给尼酱……”

 

  “没有人欺负你?”

 

  “没……没有……我就是……不想让尼酱去约会……”

 

  松本说着,头越来越低,撒了谎的小恶魔倒是自己先快要委屈得哭出来。

 

  但说到底,二宫倒并没有多生气,看到弟弟没受欺负也就放下了心来。二宫并不喜欢那个女孩,只是身边的同学好像都忙着恋爱约会之类,把在学校形单影只的二宫衬托得像个异类,这个女孩又刚好向自己告白,二宫也就这么答应了对方。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二宫心里其实……还挺感谢松本的,替在麻烦的约会里的二宫找到了借口脱身。

 

  “唉”,二宫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好啦小润,那……那我们来吃糖?”

 

  二宫牵上松本的手,牵他在长凳上坐了下来,撕开了包装袋。

 

  “小润要吃什么颜色的啊?”

 

  “紫色的!”

 

  二宫闻言把一块紫色包装的糖果,放到了松本的小小掌心。

 

  糖果的甜,在两个人的口腔跳跃,又挂上了两个人的嘴角。

 

7.

 

  可这次,二宫这次……

 

8.

 

  松本打开门,就看到了神色混沌、步伐不稳的二宫。

 

  还没等松本反应过来,二宫就一个晃悠,跌进了松本怀里。满满的寒气扑了松本一身,寒气散尽,松本就感受到了反常的灼热。

 

  “尼酱……?”

 

  “嗯……好冷……”

 

  松本连忙把二宫抱到床上,脱下他满是寒气的衣服。

 

  当二宫白皙细嫩的身体展现在松本眼前的时候,松本不受控制地咽了一下口水。面前的人呼吸灼热,喷到松本的皮肤上,烧他的得心也跟着痒。那不设防的样子,那柔软的样子,让松本的意识也混乱了起来。

 

  从少年时代甚至更早就在脑海中不断勾勒描摹的身体,此刻就这么不设防地躺在自己面前。

 

  但少年时代,无论现实还是梦里,都没办法对二宫做成的「那种事」,好像现在……

 

  也无法进行下去。

 

  松本叹了口气,摇摇头驱散青涩时的和现如今的种种想法,轻柔地给二宫换上柔软的睡衣,又用被子把发抖的二宫裹紧。

 

  “翔酱……”

 

  正当松本要把毛巾放在二宫额头的时候,闭着双眼意识不清的二宫突然开了口。

 

  “翔酱不在啦~”

 

  松本无奈地说着,弯下腰,放上了毛巾。

 

  这时二宫突然伸出了双臂,圈住了松本的脖子,把他猛地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翔酱……好冷……”

 

  嘴里还在粘粘糊糊地念叨着。

 

  被拽得低弯着腰的松本抬起视线看着二宫那张迷蒙的脸,听到近在耳畔的绵软声音,突然地笑了出来。

 

  是我输了啊。松本想。

 

  或者说,从他再一次使小把戏,而这次的二宫选择了转身冲出门外的一刻,他就明白了,自己已经输得彻底。

 

  松本轻轻挣脱开二宫的双臂,把二宫的双臂塞进被子,又结结实实地掖好了被角。

 

9.

 

  听闻二宫发烧得严重,樱井一下班就急忙赶到了二宫家。

 

  “是我传染的,真不好意思啦,我好了尼酱却病了。唉。”

 

  松本叹着气说道。

 

  “那个……nino他……”

 

  “尼酱还在床上睡着呢,一会再叫他吧。”

 

  “嗯……”

 

  大概是由于之前松本的动作和话语,两人之间的气氛还隐隐蔓延着尴尬。

 

  “樱井桑……出来说两句话?”

 

  两人站在街头。

 

  “我下周就要回总部啦……这边的工作差不多要收尾了。”

 

  “啊,这样。”

  

  “尼酱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樱井桑哦,我都嫉妒了。所以樱井桑一定要好好照顾尼酱,不可以欺负他也不可以让他哭,而且我们家尼酱从小就特别怕孤独,樱井桑要多跟他一起不要让他总是一个人……”

 

  樱井闻言,笑得隐约甜蜜,又无比认真笃定地,点了点头。

 

  “嗯,好,我知道了。”

 

  “樱井桑要是让尼酱哭我就把他带国外去,让你再也见不到他。”

  

  明明话语里带着凶狠,可松本那张脸上却是豁然笑容。

 

  “哦对了樱井桑,这个,帮我转交给尼酱。”

 

  松本说着,递给了樱井一包糖果。

 

  “当年的商店街倒闭了唉……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的,特别好吃,小时候尼酱最喜欢吃这个了。”

 

  “诶?松本桑不自己给……”又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伸手接过糖果,“哦好。”

 

  两人抬起头看向公寓的窗口,在那扇窗背后的屋子里,樱井最喜欢的小男朋友,松本最喜欢的尼酱,正睡得安然。

 

10.

 

  机场。

 

  樱井和二宫来给松本送行。

 

  望着樱井紧紧牵着二宫的手,松本的眼神里隐约闪过了一些什么,又化作天使般笑意,和樱井交换了个只有两个人才懂的眼神。

 

  “小润……”

 

  二宫突然松开樱井,朝松本小跑了过去。

 

  “我走了啊尼酱!”

 

  松本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把二宫圈到了怀中。

 

  “樱井桑欺负你要跟我说哦……”

 

  “嗯,好。”

 

  二宫也紧紧地抱住松本。

 

  “又要好久好久见不到尼酱了…………”

  

  二宫突然听到了隐约的吸鼻子的声音,这个比自己高那么多的男人,就这么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小润……?”

 

  “尼酱…………”

 

  哭声更是明显。那抽动的身体,让二宫回忆起了当年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润包子,明明过去这么多年,怎么还是……

 

  唉。

 

  二宫笑着,叹了口气。

 

  眼眶却渐渐红热了起来。

 

  “小润不哭了啊……不哭……”

 

  二宫轻轻地拍着这个抽泣的……大润包子。

 

  然后,松开了怀抱,抓起了松本的一只手。

 

  二宫的柔软小汉堡手张开松本骨节分明的大手,朝那掌心里放了一块,紫色包装纸的糖果。

 

  眼角还挂着泪珠,松本看着二宫,噗嗤地笑了出来,明明糖果还没入口,可嘴角挂出的笑意,却比吃到最甜的糖果还要甜。

 

  小孩子的眼泪嘛,哄一阵,就过去了。

 

11.

 

恋もまだ知らぬまま

不谙情事的年纪

きらり落ちて行く

一闪而过

 

青春のしずく

青春的水滴

色褪せても

即使褪色

忘れられない日々

也还是有无法忘记的日子

 

大人になって行く

我们长大成人

女の子は女の子のまま

女孩子却还是女孩子的样子

瞬く流れ星

如同瞬间的流星

 

         ——《きらり (一闪即逝)》



 

 

 

【彩蛋】

 

  送走了松本,二宫和樱井两人回到了樱井家。趁二宫在洗澡的间隙,樱井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物盒,看了看礼物盒上粉红色的谜之蝴蝶结,满脸问号。

 

  这是那天松本在给自己糖果之后递过来的,说是送给樱井,并嘱咐他一定要背着二宫打开。

 

  “给我的……什么啊……还要背着nino……”

 

  樱井带着满心疑问,解开了蝴蝶结,拆开了包装纸。

 

  看到盒子里东西的一刻,樱井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对……是那个……某种……爱的……小玩具……就是那个跳的……什么什么egg……我知道你们懂的(

 

  …………

 

  樱井耳畔是浴室里传来的二宫淋浴的哗啦啦水声,看着手里这个小玩具,心里猛地有什么升腾了起来。

 

  弟弟哇。你真是我亲弟弟哇。

 

  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使用愉快!(`∀´)」

 

  松本润,真的是为他尼酱的幸(?)福,操碎了心。




 

 

END

 

  

 

 


 

 

☆BGM是Goodbye holiday的歌,《きらり (一闪即逝)》。

☆希望白白喜欢QAQ……抱着亲一口!!!

☆以及,别想了,我才不会写两位是怎么愉、快、使、用这个小玩具的呢。哼。<(`^´)> 


评论(1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