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鹿角少年

☆一个甜甜的童话。磁石girl们儿童节快乐呀(*'▽'*)♪
☆同时也是617生贺文。
☆ooc。一发完。

(不要瞧不起儿童读物!哼!)



【鹿角少年】

0.

  夏天。

  独一无二的、青草味的夏天。

  迷蒙山色、粼粼小溪。树叶遮出的光斑、漫天闪耀的星河。

  一双宝石般的眼睛。一对羞涩的鹿角。

  少年。少年。

  凝结了「时间」的少年。

  樱井翔的夏天。

1.

  逃离了城市里呛人的烟囱味,夏天开始的时候,樱井翔一个人,住进了山里的木屋。

  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行李。纸、笔和相机,对于作家兼摄影师樱井来说,就已是足够。

  有阳光的日子是晴朗。山林像画卷,毫不保留地在照耀下展开。一切清透纯粹,小松鼠在树梢甩着毛绒尾巴,溪流被微风瘙着痒,一边闪躲,一边发出咯咯的轻笑。

  起雾的日子是迷蒙。树影被水汽缠绕出神秘,绿意幽深,渲染未知的白雾从山的尽头一路地舔过来,舌尖直落到小木屋的跟前。

  小木屋里,樱井睡着、或醒着,目睹白天、或黑夜,使用着文字、或是使用着镜头组成的第三只眼。

  夏天,继续着。

  一只小鹿在电闪雷鸣的夜里闯了进来。

  湿淋淋的、瑟瑟发抖,鹿角还在不断向下滴落着水珠。一双圆圆的眼睛怯怯地抬起,可怜巴巴地看向面前的樱井。那惹人怜爱的模样,让樱井瞬间心软。

  “很冷吧?”

  小鹿乖巧地蜷着,被樱井抱到了火炉旁,樱井用柔软的毯子,把发抖的小身体紧紧地裹上。

  火炉的劈啪与窗外的雨声交相呼应,夜渐渐地深了。樱井再从书桌前走过来关照小鹿的时候,小身体已经完全地干透。眼睛里的怯懦散尽,而跃动着火光,亮亮地,看着樱井。

  钻出毯子,走到樱井脚边,在樱井的小腿上,撒娇似的,蹭了一蹭。

  “乖~乖~”

 
  樱井被蹭得发痒,心里却被小鹿眼里的火光烤得温热,笑着蹲下身子,宠溺地轻轻拍了拍长着角的小脑袋。

  鹿眼满足地闭上,然后,小脑袋昂起,不断地动着,贪婪又可爱地,磨蹭着樱井的掌心,来讨要更多的抚摸。

 
  “好~好~”

  “乖~乖~”

2.

  那块毯子,在那个雨夜之后,就被小鹿蛮不讲理地占有了。

  樱井一开始还试图去抢,结果每次小家伙都紧紧地咬着毯子不放,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样子来,樱井只能无奈地,一边安抚小鹿,一边把毯子叠好,放在地上,后退几步,表明立场。

  小鹿见状「咻」地钻进毯子,然后露出个小脑袋,昂着头用胜者的眼神,骄傲又倔强地看向樱井。

  “…………我投降。”

  樱井只得无奈地笑。

  除了对毯子的谜之执念让樱井有些头疼之外,小鹿聪明又乖巧,知道墨水瓶不可以碰、书和本子不可以踩、平时更是躲黑乎乎的相机和镜头躲得远远,于是,小鹿就这么被樱井留在了木屋里。

  有了个伴,日子好像也变得轻快了。

  在山间追逐奔跑,树影斑斑驳驳,打在一人一鹿的身上,累了就坐在树下共进午餐:三明治、和草。

  小鹿被突然跑过的小松鼠吓了一个激灵,樱井就一边笑,又一边摸着小鹿的头,抚慰着慌乱。

  “松鼠而已~不用怕啦。”

  鹿眼对上樱井的温柔笑意,慌乱便被瞬间融化,然后安心地,低下头,继续着午餐。樱井见小鹿平静的模样,也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坐姿,继续啃着手中的三明治。

  阳光暖暖。

  某天,樱井突然把镜头对准了小鹿。小鹿吓得够呛,本就对那个黑黑的家伙全无好感,闪光灯一闪,小身体更是吓得僵直。

  “没事的啊~乖,给你照张相。”

  可是,语言的安抚,在此刻似乎也无济于事。

  小鹿吓得一头扎进了毯子里,只留个屁股在外面,连小尾巴都在不安地颤抖着。

  樱井只好把相机架到三脚架上,调整成自拍模式,轻轻地走到小鹿跟前。

  拨开毯子,樱井温柔地把小鹿抱了出来,如水的眼光对上胆怯,颤抖便弱了几分。樱井蹲在地上搂着小鹿,一边顺着毛摸,一边缓缓转动身子,引导小鹿面向镜头。

  樱井的掌心似有无穷抚慰的力量,小鹿朝樱井的温暖的身体蹭了蹭,抬起头,去对上那已不再显得可怖的黑色家伙。

  「咔嚓」。

  照片里,樱井笑的温柔,小鹿缩在樱井怀里,双眼明亮清澈。

3.

  晚上,樱井做了一个,青草味的梦。

  梦里是绵延的青草的绿,蝴蝶被露水沾湿翅膀,遇见一丛初绽的花,触须一碰,就激出花香隐隐。萦绕的青草气息沿着呼吸灌满胸腔,把在喧嚣城市里积攒的所有污浊,悉数涤荡。

  樱井在沉醉在,绿意蓬勃的清香梦境。

  闭上眼睛是沁人草色。睁开眼睛,樱井却看到了一张白皙的少年的脸。

  鼻头圆圆,眉毛浅浅,双眼闭着,正睡得安然。薄薄的嘴唇轻轻抿起,下巴上,有一颗小小的痣。

  呼吸起伏近在咫尺,樱井似乎还若有若无地,闻到了少年身上散发的淡淡草香。

  樱井被这光景吓得猛的一个激灵,睡意散得彻底。少年被樱井的动作惊醒,睁开眼睛,明亮的双眸一瞬对上樱井的茫然,接着慌乱地钻出被子,翻身下床,背过身去。

  一对奶茶色的鹿角,从少年柔软蓬松的头发间,伸了出来。

  “对不起……晚上太……太冷了……”

  浅浅的、怯怯的、带着少年特有的沙哑和清澈的嗓音响起。





  然后,樱井就知道了,一直在自己身边的那只小鹿,可以完全地变成人类的形态。

  白皙干净的少年。

  有名字,叫二宫和也。

  不管作为人类还是鹿都不知道年龄,岁月只是单调地重复着流逝,对那张青春得过分的面庞,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害羞的时候,白嫩的脸和耳朵会发红,小小的鹿角会因为管理失败,不受控制地,从头顶悄悄冒出来。

4.

  少年的身体带着鹿的轻盈,在树林里蹦跳穿梭,不过过度活跃的后果是很快就体力见底,只好在溪流边坐了下来。

  樱井也跟着,坐到了溪边。

  说着“我一直想尝尝来着”,就一把夺过了樱井拿出的三明治,张大嘴咬了一口,然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宁愿吃草。”

  把三明治又塞回了樱井手里。

  樱井被这一番动作和话语弄得哭笑不得,一面想着“你还是变成鹿吧好像不说话更可爱点”,一面又继续啃起了被二宫咬过的,缺了一口的三明治。

  溪流反射出粼粼波光,鲜嫩的草织成柔软的绿毯,蔓延在两人的脚边。冒出不久的草叶,还带着初夏的稚嫩,矮矮绒绒。

  樱井的视线落上身旁二宫的下巴,二宫的嘴唇周围,也有矮矮的绒毛,正羞涩地探出头来。

  是少年啊。

  樱井看得出神。

  树叶逐渐地挡不住变得热烈的阳光,微醺的暑气开始蔓延,感到炎热的樱井脱下鞋子,把脚伸进了清澈的溪。

  “这……这是我平时喝的水……”

  二宫突然惊慌。

  “啊?”

 
  樱井一愣。

  然而很快笑得淡然。

  “不用担心啦,大自然有净化能力,怎样的污浊都会被包容的。你也来啊,超~凉快的!”

  二宫对樱井的话语似懂非懂,却对那爽快的笑容没来由地信任,也把脚伸向水中。

  脚底触碰到水的冰凉的时候一个激灵,然后转过头,朝樱井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溪水下四只脚丫。

  溪水上两张笑脸。

  突然,二宫调皮地把脚一抬,扬起的大片水花溅了樱井一身,樱井也不示弱地抬起脚,踩出巨浪打湿二宫。两人扑腾扑腾闹在一处,笑声阵阵,水浪汹涌,没一会儿,两人都湿淋淋地,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对方。

  “你赢了你赢了。”

  樱井说着脱下滴水的上衣,疲惫地躺平在溪边的草地上。

  二宫带着心满意足的笑,趴在了樱井身旁。

  点点光斑穿过树叶缝隙,投上樱井的脸,晃得樱井逐渐地双眼轻阖,似睡非睡。因为溪水或汗水的浸染而闪闪发亮的结实身体,展现在二宫的眼前。

  二宫的耳畔似乎响起了某种古老的号角声,那奔涌的流畅线条昭示着力量,带着一种神秘的吸引。

  二宫伸出了一只手。

  胆怯而轻浅地,像触碰着美术馆里精致的人体雕像。

  雕像却突然睁开了眼,略带疑惑地看着二宫。二宫连忙收回手转过头,把脸埋在胳膊里,露出发红的耳尖。

  一对鹿角,从头顶悄悄冒了出来。

  樱井见状,一笑。

  接着又轻轻闭上眼躺平。

  二宫就把头埋得更深,渐渐地,把呼吸由慌乱理顺成平稳,入眠。

  烈日换了斜阳,暑气消散,樱井猛地坐起,推了推还睡得迷糊的二宫。

  “走啦回去啦。时间不早了。”

  “「时间」?”

  “这个”,樱井指了指手表,“八点钟要发照片给出版社,现在就得往回走啦。”

  “八点……时间……”二宫还是一脸迷茫,步伐跟上了樱井。





 
  “你没有「时间」的概念?”

  睡前,樱井躺在床上,朝正裹着毯子躺在地毯上的二宫发问。

  二宫摇摇头。

  “我只知道白天,和晚上……对我来说不管过去多少天都是重复的,我不会有变化,什么都不会有变化……「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啊……也许每一天会有那么一点不同?不过我都会忘记的,毕竟发生的实在是太多了嘛。只留出脑袋记忆哪里的草好吃之类的事情,就足够啦。”

  “这样啊……”

  樱井看着火光中少年的身影,遍历不知多少时光而仍旧保持着少年模样的身影,像一块剔透的结晶,凝结了整个世界的纯粹。

  “嗯是啊。都会……忘记的……”

 
  在火光照不到的背面,樱井没有看到,少年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睛,第一次地蒙上了,薄薄的乌云。

 
5.

  夏天深了。

  蝉鸣回荡在山林间,绿意更加地浓烈。

  二宫被热得时常变成小鹿形态,一头扎进清凉的溪水,享受着水波,和路过的小鱼问好,跟往来的鸭子打闹,一玩就是一整天。

  然后湿漉漉地回到小木屋,被樱井抱在怀里用毛巾擦干。中途还要淘气地扭动身体把水珠甩到樱井身上,樱井一面板起脸、硬起语气做出生气模样,手中的动作却仍是轻柔。

  “我要去城市里一趟,妈妈生病了需要我去照料几天,很快就回来啦。”

  某天樱井突然收拾起了东西。

  “啊?”二宫抬起眼睛,略带委屈地看着樱井,“要……去多久啊……”嗫嚅着发问。

  “不会很久啦,就几天。”

  “哦……”

  樱井抬头,看到二宫眼中的委屈还是没有缓解,想到“很久”“很快”“几天”之类的词汇在二宫的脑海中大概没有概念,于是伸手摘下了自己的手表。

  “那这个给你”,把手表戴上二宫纤细白嫩的手腕,“这个短短的指针转过几圈,我就回来啦。”

  手表还带着樱井的温度,暖暖地环绕着二宫。二宫端详了一下,接着朝樱井大力地点了下头。

  “嗯!”

  然后樱井就要拿起二宫身旁的那块毯子。

  却遭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二宫的小手拼命地抓着毯子一角,死也不松开的倔强神情,和那紧咬着毯子的小鹿一模一样。

  “好啦好啦。”

  不管是人类形态还是小鹿形态,二宫对毯子的执念都让樱井无计可施。

  “留给你留给你。”

  好看的脸庞瞬间闪烁起骄傲,就连下巴上的痣都是胜利的昂扬。

 
6.

  时针转过好几圈之后,樱井果然回到了木屋。

  二宫正抱着毯子,看着手表,眼巴巴地等着自己。

  “我回来啦~”

 
  小鹿一样的眼睛立刻展开笑意,迎上樱井。

  一人一鹿的日子就这么在山林中继续。阳光,草木,野花,奔跑。

  二宫不时拉着樱井跳入溪水,两人畅快打闹,满身清凉。

  每当樱井埋头书桌的时候,二宫就在一旁研究着手表。随着暑气逐渐地热烈,二宫眉头间的迷惑,却也逐渐地深了。

  “樱井君……”

  “嗯?”

  “我,我有点搞不懂,这个,「时间」了……”

  樱井从书桌前抬起头。

  “就是,跟樱井君一起的话,有的时候会感觉表针转得特别特别快,从白天一下子就到晚上了,有时候又变得很慢,一抬起头樱井君在、再一抬起头樱井君还在,就感觉表针都转得缓慢了,最慢的是樱井君出门的时候,好像……好久好久,指针都不动一下……”

 
  二宫正皱着眉,趴在毯子上。

  话语进入樱井的耳朵,却点亮了樱井眉眼间的笑意。

  「是喜欢啊」。

  大段的论证分析,在樱井脑海中只指向唯一一个结论。

  「是喜欢啊」。

  “不用搞懂啦~”樱井用声音安抚着二宫,“这种东西,我也搞不懂的。”

  “反正以后,你的时间就是我的时间,我的时间就是你的时间。”

 
  绕着圈儿的话语让二宫的迷惑似乎更深了,不过不知为何,听到“你”“我”和“时间”几个词同时出现在一个句子里,看到樱井那笑着的脸,二宫心里,竟没来由地踏实温暖。

  樱井起身离开书桌,走向二宫,二宫翻身坐起。然后樱井轻轻蹲下,抱住了二宫。

  怀抱的温度传过来的时候,二宫的脸一下子红了,二宫感觉到,这次怀抱里的温度,和以往略有不同。

  不像是抱着宠物什么的,而是……

  嗯……

  二宫脸上的红逐渐地明晰,一对鹿角钻出了头顶,然后,随着接触带来的热度升高,不但鹿角管理失败,形态似乎也管理失败了,二宫一下子,变成了小鹿。

  樱井一愣,又笑着,继续抱紧。

  小鹿闭着眼睛,朝那热乎乎的胸膛,使劲地缩了缩。

7.

 
  樱井在书桌前工作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什么在蹭着自己的小腿。

  低头,对上一双水汪汪的鹿眼,樱井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小鹿衔着樱井的裤脚,就要把樱井往门外拽,然后大概是嫌鹿形态力气太小,一下子变成人类形态,抓起樱井的手,就走出木屋,朝树林里奔跑起来。

  樱井心生疑惑,却也只是无声地跟从,回握着那只有些出汗的软软小手。夜色里,樱井看到,那对奶茶色的小鹿角,出现得悄然。

  来不及向被踩疼的小花道歉,来不及向老朋友松鼠问好,牵着手一路狂奔,到了山林中的一片湖泊旁,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

  紧挨着坐下,湖面上,正飘着雾气纯白。

  二宫见状,眼神一下子灰了。

  “想……想看星星……”

  “嗯?”樱井突然明白了二宫的意图,伸手拍了拍丧气的小脑袋,“没关系的,我们一起等吧。

  等雾散了,就有星星啦。”

  “嗯!”

  二宫靠上樱井的肩膀。

  微凉晚风搅扰着两人,于是两人就靠得更近,缩在一起汲取着温度。夜晚静谧,雾气缠绕,「时间」在等待里,突然变成了液体,滞缓地、暖融融地流动着,充满了紧挨的二人之间。

 
  一颗星星突然闪了出来。

  接着,墨色的夜空,布满了繁星。

  樱井轻轻摇醒快要在暖融里睡着的二宫,二宫看到繁星,表情一下子明朗。

  二宫伸出手指向天空,“是给樱井君的!”语气昂扬,“是给樱井君送的手表的……回礼!”

  樱井笑得盈盈,想着,说得好像星空是你家的一样,说送就送。

  但这片缀了碎钻般星星的夜空,此刻确实已与他人无关,只被这两人所独享、所共有。

  抬眼,对上了一双宝石般的眸,清澈地注视着樱井。樱井突然明白,自己拥有的,不只有头顶画布般墨蓝色天空上挂满的繁星,还有面前这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耀着的无边星河。

  “谢谢kazu~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

  然后,轻轻地低下头,朝二宫圆圆的鼻尖,啄了下去。

  晚风也醉了,星星闭上了眼睛。

8.

  几场暴雨之后,被淋湿的夏天仓促地溜走了。

  雨水愤怒地敲打窗子的时候,小鹿就趴在樱井的被窝里,火炉把房间烤得暖暖。

  返程车票上的时间,踩着夏天的尾巴。

  墨水瓶、书本、相机,慢慢地,一件一件地回到行李。

 
  这一次,樱井要收起那块毯子的时候,小鹿却没有动作了。只圆圆地睁着眼睛,注视着樱井把毯子叠好,装上。

 
  “这个还给你”,二宫把手表摘下,递给临行前的樱井,“谢谢。”

  “啊没关系的,你留着吧。”

  “不用啦……”圆圆的眼睛挂了浅浅的乌云,“你走了……「时间」对我,也没什么意义了。”

  日复一日,无源,也无尽。

  樱井看着那双被乌云蒙上阴影的眼。

  “那……

  要……要一起吗?”

  “嗯?”乌云里闪出一线的光,“……可以吗?”

  “如果你不嫌弃城市里的烟囱味的话……”

  “烟囱味什么的,樱井君不是说,「大自然有净化能力,怎样的污浊都会被包容」吗?”

  “是哦……”少年身上洋溢的澄澈,让樱井真的相信了,无论城市如何喧嚣污浊,他都会是最后一方净土。

  樱井专属的,净土。

  带着初生时的纯粹无限。

  “那,走吧。”

  “嗯!”眼神里乌云消散,光芒透出。

  樱井伸出了一只温暖的大手。

  “走吧,回家。”

  两个人牵着手,踏过花丛,穿过树荫,走向山外。

  奶茶色的小小鹿角,从蓬松柔软的发丝间,悄悄伸了出来。

9.

  “kazu还会回到山里吗?”

  “嗯?”

  “以后……我是说以后。”

  “会吧……”

  “哦……”

  “不过要等我把一切全~~部都忘记的时候再回来啦。”

  “这样啊……”

  “放心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比樱井君先忘记的。”

  “嗯,知道啦。”

  樱井对上那双清澈的眼,交换了一个温柔的笑。

  少年的身上没有任何时间的痕迹,但少年突然拥有了「时间」,和另一个人,共有的,「时间」。

  清甜的草香充斥着樱井,身后的木屋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迷蒙的远山。








10.

  「

  地上躺着一只表

  表盖破了时间满出来

  淹到你的脚踝

  淹到你的腿 你的腰

  淹到你的肩膀

  你的颈项 你的耳朵 你的鼻尖

  你的时间就是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就是你的时间

  地上躺着一只表

  表盖破了时间满出来

  充满我的早晨

  充满我的午后 我的夜晚

  充满我的睡眠

  我的梦见 你的爱我 我的晕眩

  你的时间就是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就是你的时间

   」


                                


END

 

 
  如果作为童话,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

  不过作为磁石同人文,总觉得应该继续写点什么出来。

  于是!彩蛋——



【彩蛋】

 
  “后来呢?”

 
  小女孩合上绘本,露出花体字的封面,《鹿角少年》。

  “后来啊……”

  男人抬了眼,看向书柜上放着的相框。

  照片里,男人笑得温柔,一只小鹿缩在男人的怀里,看着镜头,双眼明亮清澈。

  “翔~~君~~我充电器被你放哪去啦!”

 
  小尖嗓从卧室里传出,一个少年推开门,看到客厅内的情景后,却立刻红着脸转过身。

  男人笑着揉了下小女孩的头,起身走向卧室。

  “这儿呐。”从抽屉里翻出充电器,递到少年手中。

  “不是有那么多本呢嘛讲那本干嘛啊……”

  少年鼓着嘴嘟囔着不满。

  “反正她……早晚都要知道的嘛。是吧?”

  男人说罢,在少年圆圆的鼻尖上,轻轻啄了一口。

  然后,少年的头顶,有一对奶茶色的小小鹿角,悄悄地钻了出来。






 
彩蛋END~

 
 

 

☆这篇生贺文,写得时候就想着「无论过去多少时间,nino在我们心里永远是纯粹的少年模样」。

的确呐,岁月或许能奈何容颜,却有什么是永恒流转。

希望nino宝宝永远活在温柔的光圈里~(♡˙︶˙♡)

评论(33)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