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晒焦的一双耳朵

☆一块披着虐的外衣的小甜饼。一发完。
☆ooc。双社长设定。

好久没写虐了久违地发个小小刀

一开始会有点小虐……不过会越来越甜!HE!



【晒焦的一双耳朵】

0.

  「咔嚓」。

  异国的天空,好像是会比东京更蓝一点。

  没有云。

  也更适合遗忘。

1.

  飞机降落在东南亚某国。


  热带的潮湿空气压下来的时候,二宫和也不自觉地感到心里一闷,连呼吸都是沉的。

  街道两旁高大的热带植物遮挡不住阳光,晃得二宫几乎睁不开眼,眉头皱着,步伐滞缓。樱井翔穿着宽松的T恤短裤,一副和往常不同的随意姿态,戴着个大墨镜,让人看不清神色。而比热带阳光更明亮的是那个女孩,浅色雪纺连衣裙,撑着一把阳伞,年轻的身体洋溢着美好,轻飘飘的,好像随时能随着风飞起来。

  三个人就这么走在异国的街头。

  女孩脖子上挂着相机,兴致满满,东看西看,对着陌生的风景连拍不停,还不时回过头,对二宫绽开一笑,雀跃地描述着景色的美好。

  「确实很漂亮呐。」

  二宫在心里想。

  是说风景,也是说女孩。


2.

  二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三人同游」的局面。

  不。

  他最知道不过。

  二宫年龄过了30之后,家人就开始操心起他的感情生活。这么多年来二宫好像只知道工作,恋爱方面几乎没有动静,家里就有些着急地张罗了起来。

  也不知在公司的哪次聚会上,二宫的家人,和理惠的家人,就这么相识。

  理惠是二宫公司里某部门的部长,名校出身,年纪轻轻,能力却不俗。长相清爽又不失可爱,各方面都讨得老人喜欢,两家谈得愉快,便让两人“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这次旅行,就是两家安排的,“增进感情”。

  出发前,理惠却有些为难地找到二宫,说之前都是工作接触,直接两人单独旅行担心尴尬,想带个朋友。二宫对旅行本就抱着“怎样都好”的态度,也就随口同意。结果理惠把黄金周有空的名单列到二宫眼前的时候,二宫却愣住了。

  一排公司里年轻女孩的名字中间,混进了一个「樱井翔」。

  连名字都是与列表格格不入的大气。

  “樱井社长?”二宫发问。

  “过一阵子咱们两家公司又要合作了嘛,先简单渗透一下,到时候也能谈得轻松点。”

  “哦……”

  二宫带着对工作的认真态度,答应得痛快。

3.

  「工作」确实是个好用的幌子。

  二宫用它,不着痕迹且恰到好处地,压抑、掩盖下了太多。

  始于颜值,溺于才华。用这句话来形容二宫对樱井的心情,再贴切不过。

  从第一次两家公司的合作会议上,二宫就不受控制地被樱井吸引了目光,那人身上闪烁的精英气质,和露出一排牙齿的明朗笑容,让二宫立刻有些失神。更为要命的是,这个樱井翔绝不是什么空有皮囊的花瓶,讨论事务时游刃有余的自信,加上不俗的谈吐,让二宫心底的欣赏,更是源源不绝地涌出。

  会议开得顺利,两人一拍即合。握手合照留念的时候,二宫被那力度和温度握得心跳瞬间快了几拍。但迅速平复波澜,换上商业笑容,对镜头笑得妥当。

  二宫就这么喜欢上了樱井。

  并随着合作次数的增多,心事逐渐地野蛮猖狂。

  但好像,两人间的交往始终基于工作,不咸不淡。说熟悉,两人都最为知晓彼此的行事作风、对怎样的项目感兴趣、又是如何运作;说陌生,却连彼此的私人邮件地址都不甚了然。

  再猖狂,无依的心事也只是浮空的花,难结出果。而且,走错一步,搭上的不只有居于高位的自己,还有整个公司,上上下下。

  二宫不能。

  而主观意志的驱动力不足的时候,人们总是需要一个「仪式感」来帮忙,需要一个客观的里程碑似的事物,来代替自己画上句号、掀开新章。

  像是“看完这集电视剧就去学习”,或“吃完这顿聚餐我开始节食”之类。

  对二宫来说,就是,“在那陌生的城市结束这一场空梦,然后和理惠开始这段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全新旅程。”

4.

  视线,投向面前笑得清澈的女孩。

  「喜欢吗?」

  好像算不上多喜欢。

 
  「讨厌吗?」

  倒也不讨厌。

  那……那还有什么呢?

5.

  樱井对二宫和理惠间的情况也听说了个大概。

  一路上,该给那两人空间的时候,樱井退让得刚好。而当那两人之间陷入沉默或尴尬的时候,樱井又适时地插入工作方面的话题,让大家都有话可说,填补空白。

  情商高得,让二宫想哭。

  却又欲哭无泪。

  ——是啊,本该如此。

  本该如此。

  理惠在前面走得轻快,樱井笑着朝二宫使了个眼色,二宫便挤出个笑点头回应,加快几步跟上女孩。

  手在衣料上揉搓着犹豫了一阵,终没有牵上理惠。只是带上温柔笑意,接过女孩手中的阳伞。

  二宫听到女孩轻轻说了声,“谢谢”。

  许是关系还不够吧,两人只是在伞下并排行走,谁都没再贴近。

6.

  旅行的最后一天,购物自然是重头戏。三个人东逛西逛,大包小裹买了一堆东西。当然,大部分都是理惠的。

  每当理惠拎着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二宫的时候,二宫只是温柔地说“没关系”,然后迈步上前,笑着接过。

  购物袋逐渐地增多,二宫的手不知不觉间勒出了深深红印,隐隐生疼。但脸上的温柔笑意,却不减分毫。

  “真不容易啊~”

  走在后面一直没作声的樱井突然上前,朝二宫发出感叹,眼睛看向不远处那正流连着一家家店铺的女孩。

  没等二宫反应过来,樱井就弯下腰,先左后右地,轻轻接下了二宫两手中满满的购物袋。

  “诶……?”

  二宫突然地两手空空,一愣。

  “歇歇手吧,我先都拿着,一会再分你点。”

  “哦……”

 
  低头,白皙小手红印昭然,手臂也酸痛不已。

  “谢谢。”

  二宫站在原地甩个手的功夫,樱井就已走出几步的领先。卸下重物的二宫望着那结实的背影,望着那被重量激出来的好看的手臂肌肉,心里一紧,又突然像被什么填满,涌上暖意。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啊。

  只有那个人,那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人感到没来由的信任和踏实。

  两家公司刚合作不久时,樱井的公司突然地遭受重创陷入危机,那时其他合作伙伴纷纷撤离,只有二宫死咬着不放。不管周围人怎么反对,二宫丝毫都不动摇。

  当然,不只简单地因为「喜欢他」这样的儿女情长。更重要的是,因为二宫「看得到」。从樱井的话语里、眼神里,他看得到那些精妙的思想,他看得到樱井迷人的头脑,看得到他闪着光的灵魂,他看到的那些让他不可自拔地相信,“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一定可以”。

  樱井也没有让二宫失望。

  而二宫的公司最艰难的日子里,也是有樱井在背后不断地支撑。说是报恩,但樱井那大胆和无私的程度,高到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支撑着,直到二宫的公司熬过低谷,重回正轨,又上巅峰。

  颇有几分英雄惜英雄的意味。

  但“英雄”在此刻,却为这几个小小的购物袋而折腰。

  休息得差不多的二宫追上樱井,接过部分袋子,说了几声感谢,樱井闻言回了“没事没事”,语气轻描淡写。

  接着补充一句,“真辛苦啊~以后就都得二宫桑自己来拎了。”

 
  “嘛……”,樱井又朝女孩的方向抬了一眼,转过头,对着二宫展开笑容,“是甜蜜的负担嘛,对吧?”

  二宫也回以笑意。

  “是啊。”

 
  心里却杂陈了五味。

  樱井口中的,「以后」。

  是二宫以这次旅程为分界,所划出的「以后」。

  明天开始,自己,也就只能是自己,去给予女孩无限的温柔与体贴。再不会有那双伸出的手,将自己手中的重物接下。

  「他」和「她」的以后。

  没有「他」的以后。

7.

  理惠逛得兴致满满,见两人光是跟在自己后面走,就说着“好不容易有空出趟国,也买点什么嘛”,怂恿着二人也一起购物。

  两人逛着逛着,就到了男装区。

  “这个……”樱井突然拎出了一件粉色的T恤,对着二宫比划了起来。二宫被樱井的注视弄得有点慌张,眼神躲闪扫着地面。

  “我记得二宫桑系过粉色的领带,还挺合适的,要不试试这件?”

  “啊?嗯……好……”

  二宫轻一抬眼,就对上了樱井明亮的双眸,闪着笑意带着问询。二宫连忙伸手接过衣服,胡乱应答着转过身。

  再多一秒,他都怕自己迷失在樱井的眼光。

  二宫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溜地进了试衣间。匆忙脱下身上的,又套上粉色,走出。

  个子不高的二宫平时穿上深色系的西装时总能拉出一米八的气场,若是理好头发,便是“二攻和也”,气场逼人。而今天度假在外,头发乱蓬,白嫩的皮肤配上浅浅的粉色,倒像个饱满的小桃子一般,看着就无比柔软,似乎轻咬一口,还会有甜甜桃汁漫溢出来。

  “怎么样?”

  小桃子朝站在试衣间外的樱井开了口。

  “意外地……还挺合适的。”

  樱井的目光里好像闪着什么,又好像没有,二宫自然是没有勇气去追究探寻,只将信将疑地,转身看向镜子。自己是从未见过的粉,虽是讶异,却并不反感。抬头突然对上了被镜面折返而来的眼光,樱井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感受到衣角被什么所牵动,“T恤后面卷进去了,帮你翻出来。”

  “哦谢谢……”

  视线从镜中短暂交错,樱井弄完,便很快退远。

  二宫低下头,不用看镜子都能感受到自己脸颊迅速攀升的红热。

  “挺好的就要这件吧我去结账。”

 
  扔下一句,仓皇逃离。

8.

  “诶~二宫社长意外地很适合粉色啊!”

  理惠打量着穿着新衣服的二宫,语气明朗而欢快。

  “是樱井社长帮忙选的。”

  二宫实话实说。

  “这样啊……不愧是樱井社长!真的很会选衣服啊!”

  樱井似乎不太常受到这样的称赞,被理惠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却又有藏不住的欣喜流露。

  带着被称赞的成就感,又扫了一眼穿着粉色的二宫。

  暴露在樱井的目光,二宫的耳朵隐约发红。

  果然,热带的阳光,太热太晒。

 
  走得疲累的三人肚子也空空,找了家餐馆入座,理惠和二宫并排挨着坐在一起,樱井就自然地坐在了对面。

  当餐桌上的菜肴升腾起热气的时候,樱井的脸便被白色水汽模糊。

  明明就在对面。

  却被虚化成了二宫心里,最遥远的遥远。

9.

  两人的第一次私下吃饭没有选在西餐厅。二宫果断地,答应了樱井去吃小店的邀请。

  美其名曰“换换口味”。

 
  其实是,二宫那时还有着若有若无的希冀。刀叉冰冷、西餐礼节繁杂,再亲密也会被分割成疏离,小店热热闹闹,说不定还能有着点什么展开。

  周围的上班族们领带扯得松散,晃晃悠悠地唱着老歌,或是醉醺醺地讲着黄色段子,然后心照不宣地大笑。

  乌烟瘴气里,樱井和二宫两个人就抛弃社长形象,混在头顶锃亮的上班族里,放松地大口吃喝,好不痛快。话匣子也在热络里打开,满口酒气,讲了许多平时讲不出的话。

  当然,二宫没有讲出「喜欢」。

  上班族们喝得乏了,便勾肩搭背地一起离开。二宫和樱井也有些醉意,两个人就和那些上班族一样,勾肩搭背地,跌跌撞撞着前行。

  樱井比二宫略清醒一些,想问出二宫的住址把他送回家,二宫醉得舌头打结,不清不楚地呜噜呜噜了半天才说出一串像是话的话。樱井把软成一滩的二宫拖下出租车,拖到家门口,二宫伸手胡乱地指指自己的口袋,樱井就掏出钥匙,打开了二宫家的门。

  屋内亮起的一刻,二宫迷迷糊糊地想往里迈,结果却被门口绊了一跤。

  樱井还没完全松开手,就顺着劲儿往回揽了一下。

  二宫跌进了樱井怀中。

  但只挨了短短不到一秒,两人就飞速弹开,二宫像突然酒醒了一样,站定,朝樱井轻一欠身说了声谢谢你送我回来,进到家里,把门关上。

  门关上后,二宫脑海中的混沌登时消散了个七八成。方才突然的紧挨让二宫瞬间清醒,在敞开的家门前,二宫猛然明白,只要再迈出一步,哪怕再多靠近一点,就有什么可能不可收拾,无法挽回。

  所谓「希冀」?

  太过天真。

  远不是任性地顺着心意展开就好的,那么简单的事。

  勾肩搭背的热络一晚让二宫和樱井距离更近了吗?

  没有。

  反而是更远。

  醉话醉事谁要当真呢?甩锅给酒精,一切便都可一笔勾销。从那以后的二人工作上仍是默契的伙伴,但也仅此而已。

  最靠近的,也最遥远的距离。

  就像现在,看着坐在对面的,被蒸腾的热气虚化的樱井,二宫明白,就到这里就好,再迈出一步,便可能是无法挽回。

  “趁热吃啊~”

 
  二宫笑得体贴,给身旁的理惠夹起了菜。

10.

 
  临近告别,连这几日已然司空见惯的景色都显得可爱了起来。无论是高大的热带植物还是街边的教堂,都闪烁着陌生而珍贵的光辉,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再不看,回到东京可就看不到了啊。

  就又是那些冷冰的高楼大厦。

  理惠更是把相机按得咔嚓咔嚓响个不停,时而拍风景,时而又忙着自拍。二宫和樱井也被理惠的兴致带得不时掏出手机,拍照记录下异国的风光。

  站在某处,刚好看得到国家的代表性建筑,理惠便以此为背景,开始自拍。

  “诶在这里拍照效果好好啊!明天就走了,社长咱们来合照吧?”理惠建议道。

  “那我来帮忙拍!”樱井急忙搭腔,接过理惠手中的相机。

  二宫已没有推却的余地,只得答应一声,走到理惠身边。

  女孩的双手在身前垂下交叠,似乎并没有给二宫发挥什么的空间,二宫犹豫了一下,就把双手插进口袋,女孩笑得清爽明快,感染得二宫也展开了个笑容。

  “一二三!”

  樱井按下快门,又略带自豪地朝两人比了个“OK”。

  “谢谢樱井社长!”

  “谢谢樱井桑。”

  三人正要离开时,理惠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要不,社长你和樱井社长也拍一张?”

  “诶?”

 
  “好不容易一起出门一次嘛……”

 
  「是最后了」,二宫有些苍凉地想,「那就最后地,奢侈一把」。

  “啊那好吧。”

 
  两人合照不少,每次合作或会议之后都要很商业地合照一张。这次站在一起,又保持着一贯的距离,带着一贯的营业微笑。

  “樱井社长可以稍微往右边一点吗?挡住后面的建筑物了。”

  “啊好”。

  两人迈着步向右平移。

  “啊社长,你出画面了我拍不进来了,稍微往回一点好吗?樱井社长不用动,那个位置刚好。”

 
  二宫闻言往左了小步。

  “再往回一点……”

  理惠在相机处,一边看着取景器,一边摆着手示意二宫。

 
  那个人就在旁边,二宫此刻,却好像怎么都把握不好距离。

  突然,樱井向右伸出一只手搂住二宫的肩,把二宫往回一揽,紧紧揽到了自己的身侧。

  二宫瞬间僵直,心跳剧烈,在胸中响得轰然。

  一切不曾预料。那个人的呼吸和气味就那么贴过来,温度就那么贴过来,让二宫整个人被搅得彻底混乱。混乱里,只听到理惠喊着“一二三”,然后,「咔嚓」。

  忘了表情,忘了距离,忘了时间。

11.

  比起二宫的慌乱,樱井倒显得自然得多。

  依然是露出一排牙齿的明亮笑容,散发着自信与昂扬。那搂住二宫的动作,和大叔们相互勾着肩膀唱着「朋友一生一起走」时的姿态一模一样。

  嗯,完美的工作伙伴,看得出来。

  但二宫不知道。也不会知道。

  这将手伸向二宫并把他揽到身旁的一个动作里,藏着樱井的多少不安,多少破釜沉舟去尝试的勇气,又是多少对尺度的精准掌控与拿捏,才在照片里表现成,「我们是好兄弟好伙伴哦」的爽朗模样。

  二宫也不会知道,送醉酒的他回家的那一晚,樱井有多贪恋他身上的温度,二宫被绊住跌到樱井怀里的一刻,樱井有多想就这么紧紧地抱着不松手。

  但最终,樱井没有,并且巧妙地把一切化解得像一个意外,一切都滴水不漏,无人察觉。

  滴水不漏,一直以来。

  「我们,是最好的工作伙伴」。

12.

  晚上吃过晚饭,三个人饶有兴致地点了些酒,热闹地聊着这几天旅行时的见闻。

  聊得愉快,不时爆发出笑声阵阵。

  “明天还要赶飞机呢,今晚咱们早点回去睡吧。”见已经吃得喝得差不多,樱井建议。

  “好。”

  “二宫桑,你送一下理惠小姐吧,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哦?嗯。”

  二宫答应着,礼貌地扶住了有些微醺的理惠。

  送至房间门前。

  “社长……方便进来坐一下吗?”

  二宫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就和理惠面对面,坐到了房间里的桌边。

  正当二宫苦恼着怎么开口说些什么时,理惠起身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水,留给二宫一个思考的空档,又坐回。

  “那个……二宫社长……”

  “嗯?”

 
  “二宫社长不喜欢我,对吗?”

  二宫闪烁着目光,躲避着理惠有些直接的视线,奋力组织着回答的语言。

  没等二宫思考出答案,理惠又自顾自地开口讲了下去。

  “其实……我也不喜欢二宫社长。我……我有喜欢的人。”

  女孩的脸上隐约飞出红晕。

  “二宫社长知道佐藤君吗?那个高高的男孩子……”

  “啊,那个,你们部门去年的新入社员嘛,佐藤。”

 
  “嗯。佐藤君一直活力满满地努力着的样子超~~级帅的啊!而且他好像还没有女朋友!啊真是~~~

  不过……我家里不会同意啦,和新入社员什么的……明明可以和社长结婚啊非要去跟新人在一起……果然会挨骂的吧……”

  理惠的手指不安地扣弄着桌上的杯子,二宫被巨大的信息量弄得发愣,没想出怎么接话比较好。

  “但是!”

  女孩的眼光突然放射出坚定。

  “但是,我会加油的!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二宫社长,但是这几天我发现,不喜欢的话,果然是不行啊……”

  “啊?嗯不不不用道歉没关系的……”

  “二宫社长也要加油啊!”

  话锋突然一转。

  “嗯……诶?”

  女孩笑眼一弯,朝二宫身上的粉色T恤抬了一眼。

  被粉色T恤映衬着,二宫的耳尖在灯光里也隐隐泛出粉红。

  “加~油~喔~!”

  女孩笑得,笃定又明亮。

13.

  二宫回到了和樱井的房间,房间内是两张单人床,被床头柜隔开。

  “送她到房间里了吗?”

  “嗯。”

 
  “去这么久……你们不会……”

  “没有啦!”

  二宫划动起手机,“哦对了,理惠刚刚给我发了咱俩的合照,那个……樱井桑把邮箱地址告诉我一下吧,我发给你。”

  “嗯好。”

 
  看了照片,樱井突然爆发出爽朗的笑。

  “诶诶二宫桑……哈哈哈哈……你表情怎么那么僵硬啊……五官都……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宫埋怨地想,还不是你突然搞什么大叔式商业勾肩搭背。

  “啊,今天外面太热了我那时候可能被晒得有点晕……”

  “哦……”

  各自洗漱好整理好行李,要关灯之前,二宫突然拖着枕头,缓步蹭到了樱井的床边。

  “我……我那边离空调太近了……有点冷。”

  “啊那我把冷风关小一点。”

  “不不不用……那樱井桑这边就热了啊……”

  两人静默了一阵。

  “那……过来吧。”

  二宫轻声说了感谢。

  纤细的身体只安分守矩地占据了床的一小边,半蜷着,背对樱井。

  樱井抬手,轻轻关掉了床头灯。

14.

  夜,静谧流淌。

  二宫好像睡着了,呼吸安稳又均匀。

  黑暗里,樱井突然缓缓抬起身,身旁蜷着的二宫褪去了社长的凌厉威严,变得像个小动物,柔软地,隐隐散发着甜香。借着透过窗帘洒进的月光,樱井看到了白皙而嫩的后颈,小巧的耳朵,樱井再一侧身,甚至能看到有好看弧度的嘴唇。

 
  樱井连呼吸都紧紧地揪着。屏着气,不敢轻易吐出。

  靠近,靠近。

  靠近。

  追寻着二宫那在黑暗中仍无比诱人的柔软双唇。

  却终究,在着落前停滞。

 
  极缓慢并带着依依地抬离身子,踟躇半晌。

  只在二宫的耳朵上,落下轻浅一吻。

15.

  感到耳边有些发痒的二宫在黑暗里皱着眉头睁开眼,差点对上靠过来的樱井。樱井连忙起身,伸手去按床头灯。

  “啊,有,有蚊子。好像刚刚已经被我打死了。”

  樱井背对二宫,话音里有些慌乱。

 
  灯光亮起的一刻,刚才处于黑暗的两人都不住地被突然的光晃得闭上了双眼。

  樱井便借这一点,一边逃避似的揉着紧闭的眼睛,一边缓缓转过来。

  直到双眼适应了明亮,才睁开。

  二宫那张好看的脸突然地靠了过来,深情地看了樱井一眼,然后吻上了樱井的双唇。

  呼吸交错,樱井在慌乱中,终是梳理清了情况。

  伸手轻轻按住了二宫的后脑,闭上眼,感受着嘴唇的相接。

  只是一吻,没有欲望,没有火焰。踏实而笃定地,交换着柔软,交换着气息。

  交换着潜藏已久的心意。

  嘴唇分离的一刻,两人同时笑了,眼神有些羞涩的躲闪,却又偷跑出藏不住的甜蜜。二宫的双眼里被床头灯映出亮光点点,樱井看着,又不依不舍地伸过头朝那勾起笑意的猫唇轻轻补了一口。

  面前的人立刻红了脸颊。

  “おやすみ~~”(注:晚安),羞红的二宫猛然扯起被子,“嘭”地背朝着樱井躺下。

  樱井追随着,侧过身去,二宫已经闭上了双眼,樱井就朝那唇角亲了一下。抬起来不到几秒,又低下头亲了一下,接着樱井又亲了一口那发红的耳尖,深吸了一口气吸满了二宫身上的清甜,又亲了一口白皙的脖颈。

  像小朋友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玩具,看一眼,再看一眼,好像怎么都看不够,幸福地,怎么亲都亲不够。

  二宫被樱井亲得涨红到快要爆炸,愤愤地坐起,伸手关上了床头灯。

  又“嘭”地躺倒。

  “睡!觉!!!!!

  明天还要早起呢。”

  “好好~”

  樱井乖乖地躺下,视线却仍追着二宫,看着那小身体软软地缩成一团,背对着自己,蜷在自己身旁。

 
  夜色浮动在黑暗中。

  小团子突然转过身,朝向樱井,然后又隐约,一蹭、一蹭地,靠近樱井。

  樱井轻柔地,朝那散乱着柔软刘海的额头,亲了一下。

  “晚安。”

  黑暗里,樱井的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磁性。

  “………………嗯。”

  小团子软软地缩了缩。

16.

  第二天,两人提着大包小裹,和理惠汇合。一见到理惠,二宫就没忍住地朝樱井的方向抬了一眼,接着向理惠又羞涩又幸福地笑了一下。

  理惠见状立刻懂了情况,回了二宫一个更加明朗的笑脸,眼神里带着“Good job!”的赞许。

  到了机场,理惠又掏出相机,说要给二宫和樱井合照。

  站在镜头前,二宫还转着头顾虑着会不会挡到后面的地名标识,却被樱井一把拽进了怀里,搂得紧紧。

  “一二三!”

  「咔嚓。」

  樱井笑得灿烂异常,笑得眼角甚至起了皱。二宫靠在樱井怀里,抿着嘴也藏不住羞涩笑意,耳根红红。

  果然是,热带的阳光温度太高了吧。

 
END


☆理惠:磁石狗粮真好吃,嗝。


(聪明人之间谈恋爱就是容易两方都顾虑太多,结果兜兜转转,就是撞不到一起去。唉~
还好最后……嘿嘿嘿(/ω\))
 

评论(2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