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乘风,向海(下)

☆有自杀未遂情节,注意避雷。

14.

  书进入收尾阶段,樱井逐渐地忙碌起来,有时整天整天地不出屋子,二宫怕吵到他,来来往往脚步都轻得像猫。

  樱井隔三差五地带着或厚或薄的一叠原稿出门,回来时表情时而明快,时而又带上浅浅的阴沉,而这阴沉总在对上二宫笑容的时候悄然消失,瞬间换上晴朗。

  “辛苦啦!”

  二宫说。

  “嗯!”

  目送着樱井回到房间。

  二宫悄悄打开冰箱拿出食材,又摊开崭新的烹饪书,踌躇满志地一头钻进了厨房,念叨着“翔君好辛苦!要给翔君做好吃的!”,开始依葫芦画瓢地忙活了起来。

  结果,非但没有按照想象“用香味迷倒翔君”,还把厨房弄得狼藉一片。

  手足无措的二宫怯懦地,敲开了樱井的房门。

  樱井也是厨艺白痴,可两人的脑袋加起来总归是会比一个人好那么一点点,两人一起,把晚饭熬成宵夜,可算是做出了一桌能吃的,算是「饭」的饭。

  饱餐后放下筷子,二宫有些抱歉地低了下头。

  “不好意思翔君……打扰到你了……”

  樱井只轻快地拜拜手,朝二宫一笑。

  “没事没事nino。我这叫……这叫体验生活,为创作取材。”

  “额……嗯。”

  二宫也展开一笑。

  “对了翔君……书的名字叫什么啊?”二宫问。

  “没想好。”

  “嗯?”

  “确实还没想好啊……也不能叫「痴汉日记」什么的……哈哈……我再跟编辑商量吧。”

  “「痴汉日记」……”二宫笑得耳尖发红,“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合适。”

  “别闹。”樱井也难掩笑意地呵斥道。

  “之前编辑只看了大纲和几段……等都写完了就可以整个给编辑看啦!”

  “加油喔翔君……”

  二宫的脸上泛出的明朗,直直照进的樱井心底。

15.

  一早,樱井就把西装穿得妥当,一连让二宫给自己检查了好几遍领带后,才拿着装订好的整叠原稿纸,出了门。

  临行前,还回过头,在送他出门的二宫唇上,印上轻柔一吻。

  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终于在一整天漫长的等待后响起,二宫起身去迎。

  却对上了樱井那张阴沉得过分的脸。

  “翔……君?”

  樱井没有回应。踢下鞋子扯松领带,走进房间把原稿纸胡乱地整个抛到书桌上,然后瘫坐在客厅的沙发。客厅的灯光从未如此尖锐刺眼,晃得樱井皱着眉,双眼轻闭。

  二宫没再出声,只悄悄地拿出两罐啤酒打开,并把一罐放到樱井面前。

  樱井听到啤酒罐碰上茶几的声音,抬起眼,伸手一把抓起,仰着头咕嘟咕嘟灌了大半。金黄色的酒顺着唇角流进衣领,樱井也并未在意。

  “编辑……看完了。”

  樱井的声音平静低沉。

  “说……大纲挺好。但写出来的文字,字里行间太自我陶醉了,完全地……不考虑读者感受。”

  二宫只屏住呼吸,在一旁坐着听着,并不回应。

  空气静止在两人之间。

  “总之……除非大改,不能出版。”

  二宫仍未回应,灌了一口啤酒,把啤酒罐「啪」地落到桌上。之后二宫停顿了几秒,视线低垂着,淡淡吐出一句。

  “他们不懂。”

  空气便再次静止。

  樱井突然苦笑了一下,身子向后坠入沙发深处。

  “是啊,他们不懂。如果他们懂的话,你也是,我也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话音落下,樱井又瘫坐了一阵,看向虚空。突然猛地举杯痛饮,把整罐喝得干净,爽快地「哈啊」了一声。然后身子从沙发里抬起,朝二宫动了动。二宫看到,樱井的脸上,竟泛起像是醉意的笑容。

  “呐nino,我跟你说,真的超好笑的哈哈哈哈……我那个出版社重新装修了,那一间一间办公室装得跟监狱似的,亏他们还呆的住哈哈哈哈哈……那个老主编哦,发际线都跑到后脑勺去了,头顶锃亮锃亮的晚上估计都不用点灯了……那老色鬼还一个劲儿地看新来的小姑娘,人家不就是腿又长又白嘛,一直盯着人家看,眼神简直,跟没见过女的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樱井一边说,一边笑。笑得浑身颤抖。

  笑得泪水直流。

  笑声落下,樱井吸了一下鼻子,站起身,耍帅似地把空啤酒罐投出优美的弧线投进垃圾桶,然后拍拍呆坐的二宫的肩膀,明快地留下一句,“晚安啦nino~”

  “…………晚安。”

  樱井的房门,被不轻不重地「啪哒」关上。

16.

  早晨樱井推开房门的时候,便感受到了寂静里,没有第二个人的气息。

  碗筷摆在橱柜、手柄放在茶几、枕头在他自己的床上。

  拖鞋脱在玄关。

  樱井心里猛地一悬,又落下来,脸上转瞬露出踏实的笑。

  词句突然在脑海里翻涌澎湃,樱井慌忙地返回房间坐在桌前,抓起钢笔拔掉笔帽,把昨晚被随意抛下的原稿纸摆好,翻到了空白的,等待写上书名的一页。

  蓝色的墨迹着落,字字都深得,像是把纸张戳出了蓝色的血。


  「

  我在你的身体里

  我的血管连着你的血管
  我的脉搏跳动你的脉搏

  一切终将结束
  一切即将结束

  现在

  」

  樱井合上钢笔,放置在桌。

  缓步走向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狭小的空间氤氲起蒸汽,似梦,如幻。

  翻找床头柜深处,樱井伸手抓出小小药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一并放在浴缸旁边。然后拿起整本写满了「自我陶醉」的原稿,双手一松,让原稿坠落浴缸。

  纸张急速下沉至底。墨迹被水浸染,从浴缸底蔓延起清透的蓝。樱井就站在浴缸旁边看着,看着字迹渐渐溶解、模糊消失。直到整缸温水,都粼粼闪光,蓝得发亮。

  像海。阳光下宁静的海。

  樱井脱下拖鞋,钻入海水。伸手,拧开了小小药瓶的瓶盖。

  在用自己的文字渲染出的浅海里沉睡永远,是樱井翔的生命里。

  最后的美学。


17.

  ~♪~

  私が前触れもなく
  如果有一天
  ある日突然死んでしまったなら
  我突然死了
  あなたは悲しみに暮れては
  你会沉溺在悲伤中
  毎晩 泣くでしょう
  夜夜哭泣吧

  2人で行くはずだった島と
  你会看着那还没能两个人一起去过的岛屿
  夜景の奇麗な坂道
  和夜景美丽的坡道
  叶わぬ明日の地図を見て
  看着那无法实现的明日地图
  自分を責めるでしょう
  自责不已吧

  骨埋める 場所なんて いらないわ
  我不需要什么地方来埋葬我
  大事にしてたドレスも
  请把我最喜欢的洋服啊
  写真立ても
  相框啊
  ひとつ残らず焼いて
  一个不剩地烧光吧

  そして灰になった
  然后请你把已经化成灰烬的
  この体を
  这副身躯
  両手に抱いて
  双手捧着
  風に乗せて
  让它乘着风
  あの海へと
  还给
  返して下さい
  那片海吧

  いつか誰かまた求めるはず
  有一天你会被某人需要
  愛されるはず
  被某人所爱
  そうなったら幸せでいて
  那样的话请你一定要过得幸福

  だけど、私の誕生日だけは
  但是,唯有在我的生日那天
  独り、あの丘で泣いて
  请独自在那片山丘上哭泣吧
  裸のまま泳いだ海
  在我们曾裸泳过的那片海
  私を想って
  想着我吧


——《遗书.》

18.

  樱井仰起头闭着眼灌下大把药片的时候,却有一种异样突然从口腔漫溢。

  甜。

  柑橘的甜。

  那对感官猝不及防的刺激让樱井整个一乱,颤抖着双手扒着浴缸的沿翻滚出浴缸,剧烈的扑腾溅起水花漫天。樱井跪在地上,抱着马桶,无法控制自己地疯狂呕吐了起来。吐出药片、吐出食物、吐出胃液、吐得最后只剩下声声骇人干呕,吐得整个身子几乎都空了,樱井才瘫坐在地,背靠马桶,大口、大口、大口地喘息。

  樱井的瞳孔猛烈地颤动着,脑海似被浆糊灌过一般,沉重混乱得要命。无数无数画面在樱井脑海中碾压滚过,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离家,流落街头的寒意、粉丝尖叫的风光,母亲的遗像、纹身师的手法,笔尖流泻的文字、编辑嘴角的轻蔑,模糊溶解的原稿、和二宫发着光的笑脸。

  最后,画面停留在,记忆里二宫和也的电脑桌前,那一瓶维生素C。

  樱井突然把沾染了海蓝的手掩上脸颊,失声痛哭。泪水混杂着,在脸上画出零零乱乱蓝得一片。

  又渐渐变成无泪的抽泣,一声,一声。

  一声,一声。

  直到衣服干燥,浸湿衣料的所有水分都悉数蒸发,离开身体。

19.

  终是冷静下来的樱井靠着马桶瘫坐着,目光怔怔无神。

  静谧里,突然传来了钥匙的声音。

  二宫打开门,看见整个房间的黑暗,不安地奔跑起来。跑进浴室看到打开的药瓶、散落的药片、翻倒的水杯,瞬间明白了一切。

  转动视线,便看到了瘫软的,废墟一般的樱井。

  二宫飞快地跪向地上一把揽起樱井抱住,温柔终不敌焦急,身体实打实地相撞,两人一下疼痛。

  太痛了。痛得人涌出泪来。

  二宫感到颈窝一湿,方才静止的樱井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呜咽声轰地响起在二宫耳畔。巨大的泪珠不住地顺着脸部滚落,樱井哭得彻底,泪珠和鼻涕凌乱地挂在鼻尖,一片狼狈淋漓。

  “nino……”

  抽泣中发颤的声线,直直传入二宫脑海。

  “我在,翔君,我在。”

  二宫伸手轻拍着樱井颤抖的身体,眼泪滑落得无声。

 
20. 
 

  两人静默着融进黑暗里,各自抱着膝盖,肩膀紧靠,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

  黑夜像个吃人魔,吞吃无数,却是在这一隅,畏缩退却了。紧靠的两人,用两双被夜染黑的眼睛,凝视着黑暗,用冰冷沉寂的视线,击溃了吃人魔的嚣张。

  便享有了黎明前的宁静安然。

  曙光给房间微微掀起明亮一角,二宫沙哑着,先开了口。

  “翔君我……面试合格了。下周就可以去工作了。”

  “啊,好。”

  樱井的声音有气无力,像清晨草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

  但露珠上,却明亮地反射着煦暖朝阳,那么那么暖,又那么亮。

  “那,出去散散心吧。我们。”二宫说着站起身,又牵起仍然坐着的樱井。

  “嗯。”

21.


  「

  去,看海。

  」

22.

  列车行驶在轨道。

  二宫和也坐在樱井翔身旁。

  树长在树上。

  二宫的右手抚过樱井的手臂,手掌轻柔地摩擦着樱井手腕内侧的那只鸟,用温热,覆盖了其下掩藏的所有的沉重与伤。

  然后手指缓缓攀上手指,十指交叠,掌心紧贴。

  两人抬起头,一齐看着窗外,列车穿梭在山色,植物生得茂密,绿意蓬勃地似要从列车的窗子涌进来。

  旅程的尽头是哪?

  是蔚蓝。

23.

  「

  我在你的身体里

  我的血管连着你的血管
  我的脉搏跳动你的脉搏

  没有标示的群山
  跌入 我们相连的手掌

  延绵

  」






END






☆着重感谢某位太太给我这个梗!爱她!(虽然真的有点难驾驭orz)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天使们!爱你们!啾咪啾咪!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