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乘风,向海(R)(中)

☆尝试了「文中文」,在框框里,注意不要看混淆哦。
☆樱井作家写得是真的好,赞美他。(What?)
☆连更两篇嘿嘿嘿。上车。

10.

  「

  我看到他的电脑屏幕。

  他转过头看我,那双亮亮的眼睛里还泛着潮水未褪的湿,好看的白皙脸颊上那迷蒙的粉红,瞬间掠去我全部的冷静。

  一刹那,我的整个存在被一种异教式的欣喜所震撼。

  黑色的欣喜,疯狂地涌了上来。

  我只能仓皇逃跑。

  我的血液在沸腾,我的器官在浮现出怒色。巨大的、行将胀裂的我都这一部分,前所未有地激烈地等待着我的使用,责怪我的无知,在愤怒的喘息。我的手不知不觉地开始了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动作。我感到有一种既阴暗又辉煌的东西,从我的内部迅猛地攻了上来。就在这一瞬间,这种东西伴随着一种令人晕眩的酩酊醉意迸发了出来……

  ——过了片刻,我以惨不忍睹的心情,环视了自己所面对的书桌的周围。

  白浊的飞沫,溅落在各处。这些飞沫,有混浊而倦怠的水滴,有像死鱼眼似的发着微弱的光……我的内心立刻蔓延起沉重的罪恶,我快速抽出纸张擦净罪恶,叛逃似的冲向马桶,纸张被水流卷着带走的一刻,我如释重负地感觉自己的阴暗也被荡涤。

  却有什么依旧盘旋着,成为一种顽固的骚动。

  」

  “不愧是翔君……

 
  做「那种事」……看起来都这么高级。”

  二宫正站在书桌旁翻看着樱井的原稿,随着阅读,视线逐渐闪出震惊,朝着坐在对面床沿的樱井,说道。

  “中间那一段……是三岛由纪夫的书里的。”樱井歪了下头,回应。

  “三岛由纪夫……”二宫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不管啦……反正你们文人,都挺,有意思的。”

  樱井噗嗤一笑。

  “所以翔君是在忙着谈这本书的出版?”

  “嗯,编辑说……很感兴趣。”

  “哦……”

 
  “而且,拿到版税之后就能换更好的房子啦……在这小地方住这么多年,也有点腻了。”

  “那,那我呢……”二宫茶色的双瞳里泛起了嗔,微嘟起嘴,看着樱井说道。

  “其实……是有想带上nino一起啦……

  只是……”

  在樱井的话音里,二宫的手一动,翻到了原稿的另外一页。

  「

  “外面很热?”

  我点头。

  我的汗水被暑气逼出,黏糊糊地裹着身体格外难受。而他那悠然享用冰棒的样子,那因为嘬冰棒而不断变化的脸颊线条,却使我倾倒了。

  他卷翘的头发。

  他肉肉的手。

  他纤细的脚踝和嫩嫩的脚丫。

  他突然把被冰棒濡湿了的小手按在我的发烧的脸上。我却把身子躲闪开了。我的脸颊上燃烧起活脱脱的肉感,它像烙印似的残留下来。我感到自己用非常清澈的目光在凝视着他。

  ——从这个时候起,我大概是,爱上了他。

  随着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我的心却被闭锁在难以自容的畏惧中。

  眼前是他使坏后小恶魔一样的笑脸,我的感官却一瞬间从这个明亮的画面抽离了出去。一切皆成谬误,像一片新鲜的废墟。

  遥远的痛觉笼罩了我,我想起皮带、拖鞋、手掌、撕裂,被掀翻的桌子、被打碎的鱼缸、被扯烂的衬衫,想起父亲震耳欲聋的呵斥和母亲被泪水刮得斑驳的脸。

  和手腕上狰狞着面孔汩汩涌出的鲜血。

  我的内部燃烧起战火硝烟,由他率领的精锐部队带着昂扬的朝气冲锋着,和那股陈旧的却不可撼动的势力短兵相接。血光迸溅杀得激烈。

  而我知道,这场战斗胜负已分。

  一败涂地的、尸骨无存的,只有我自己。

  」

  二宫终究走入了禁地深处。字里行间的沉重让二宫不忍再读,他的心底已然巨浪滔天,有被注视与被爱的欢喜和动容,更多的,是被那些阴郁心事牵扯出的心痛。他微微抬起视线看向樱井,他想冲上去抱住他那具在战役里伤痕累累的身体,想对他说“没什么的没关系的我在我在”,却又在那三道伤疤、一只飞鸟的面前顾虑自身力量的微弱,只好手指颤抖着翻动原稿,翻到新的一页。

 


  他紧靠着我的时候传来的温度。

  安定似能消融我所有的颤抖。

  我感到脖子上一湿。隐约看到他明亮的眼睛闪烁着,脸上涌起无措和慌张。过了几秒,我的肩膀被一只手笃定地轻拍,那力度像叩上了我的心口,我的眼眶又是一热。

  泪光的模糊里,我看到了他轻快的笑,就连下巴上的痣,都像一颗星星。太过明亮太过刺眼,他整个人泛起的光,就这么毫不掩饰毫不客气地直接射入我眼底,穿透层层泪液,照进最深的深处。

  照亮最深的深处。

  他,他是光啊。

  一阵目眩后,我的心底蔓延出久违的暖意,和旷世的明朗。

  」

  不知什么时候,樱井已经悄然走到二宫身后,双手环住二宫的腰,把下巴搭在二宫肩头,和二宫一起注视着原稿。

  樱井温热的呼吸喷上二宫的颈窝,但被文字抓去眼球的二宫已没有反应的精力。一只大手顺着二宫的小臂抚过,接着,手腕内侧的那只鸟贴上了二宫白嫩的手背,樱井轻柔地,握住了二宫那扶着原稿纸页的手。

  掌心的温热,加剧了二宫情绪的翻滚。

  我,我是光啊。

  这样的我,这样微弱的摇曳的光,也足已照亮你吗?

  我的存在,原来之于你,是这样的,深重啊。

  二宫深吸了一口气,暂时抛下那些难以读明或难以触及的更深的部分,也抛掉情绪的汹涌。把接受到的复杂信息,姑且简单地,消化成清甜爱意。

  “思想这么危险的书……也能出版?”

  被抱着的二宫扭过头,带上不耐烦又泛着蜜的笑,说道。

  “大家都当小说而已。文学作品,谁会当真呐。”

  樱井哄小孩似的说。

  “我啊。”

  二宫的尾音甚至带了理直气壮,又像是撒娇,那双明亮的蜜色眼睛毫不掩饰地看进樱井的眼底。

  樱井一怔。

 
  他的光,二宫和也,此刻就近在眼前。那光芒灼灼让他发昏、让他目盲。

  再也不能自控的樱井无限深情地,向二宫倔强的唇,落上一吻。

  二宫伸着头,迎合以体内埋藏许久的热切。

11.

爱是灵与肉的双重交融,是自我与自我、自我与对方的双重和解。【点我】


tbc.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