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R)不可说【上】

☆40米长刀?虐?
☆ooc,精英S、牛郎N、画家O
☆主Y2微SK,修罗场注意, 一点也不狗血 ,bgm《爱无反顾》
☆一共两辆车,两个石墨。文略长,分上下。
感谢点文的gn


【不可说】

0.

  「你是无端风波,诱我惊心动魄」

1.

  牛郎店里突然一阵不小的骚乱,一个西装革履,和这里的纸醉金迷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急促地走进店里,出众的气质与西装勾勒的完美身形,引得女客人们暗暗惊呼。

  “先生您好……”

  “您好,请问山田由美子在你们店里吗?”

  “不好意思,我们不能透露客人信息……”

  没等回答者说完,男人便礼貌地点了下头,随后不顾阻拦,在店里的一桌又一桌间扫视穿梭。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店的角落,当和女客人聊的热烈的二宫和也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男人已逼近到桌前。

  “您好,我想借用一下你的客人。”温和的声音响起。

  闻言二宫抬头,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他极短暂地愣了一下,很快便换上一贯的游刃有余的牛郎面孔。 “由美子她……怎么了吗?”

  好像是在对那男人说话,二宫和也的眼光却满溢着似水柔情,注视着身旁的女人。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我不想干涉员工的私生活,但是我的员工正拖着一个明天会议的重要的文件没有交给我,我不能放任公司遭受损失。”

  男人平和礼貌而极富条理的陈述,让人闻之无法反驳。

  被打断愉快时光的女人露出不悦的神情,却也只能无奈地对二宫笑了一下,“那……下次?”然后拿着东西起身。

  “嗯,下次。由美子工作辛苦啦。”

  二宫的双眼随着笑容眯出好看的弧度,满是柔情,目送女人离开。

  由美子已离席,那男人却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只把视线投向二宫,在深呼吸后,吐出一句,“好久不见。”

  脸上是刚好的笑,多一分便油腻,少一分嫌疏离。

  “嗯。好久不见。”

  二宫听见自己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气回答道。

  这平静淡漠的背后,却不知道是多少泛黄心事、多少汹涌波涛。

  不可说。

2.

  店里客人走得干净,气氛便格外冷清。由美子走后二宫没再接待别的客人,只坐在桌前,眉头紧锁,一根、一根地抽着烟,直到周身一片烟雾缭绕的茫茫。

  二宫就在这茫茫里,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樱井翔。

  这个名字被他从脑海深处翻出,拂去时光蒙的尘埃,直直地摆在面前。

  樱井翔。

  17岁的阳光带着青春的躁动,在校园里烤出一阵一阵的热浪。二宫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在树荫里偷得些许清凉。然后一个明朗的声音出现,一只握着汽水的骨节分明的手伸来,二宫抬眼,便对上一张极有精神的脸,眉毛微微上扬着,正笑着看着他。

  “给,冰汽水。”

  “嗯。”二宫边回答边接过,递过汽水的人就这么坐在了二宫旁边,距离很近。二宫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然后递向身旁,那人也不客气地咕咚咕咚喝个痛快,并在碳酸的作用下爽朗地“哈啊~”一声。

  紧接着,他们便交换了一个带着甘甜的吻。

  气泡在接触的唇舌间跳跃,两颗年轻的心被撩动得燥热难安。

  于是他们便无数次地交缠。

  交缠,在二宫散放着漫画的床上。后背触到漫画时二宫被封面凉得一下战栗,这凉意却转眼被眼前人的热情吞噬。17岁的身体里有无限的能量,他们便把能量不断地、尽情地挥洒到对方身上,把对方看进眼底、嵌入身体,直到精疲力竭,直到连呼吸都费力,只好静止地,抱在一处。那人还要用最后一点气力,嘲笑二宫身子太虚,二宫只能嘟着嘴用表情驳回。

  阳光,树荫,汽水,吻,交织。这是二宫对17岁那年,最鲜明也最美好的记忆。

  时常成为他苦涩生活里,向过往讨得的一点回甘。

  没多久樱井就转了学,在家里的安排下转进了一所偏差值极高的学校为高考做着冲刺。他们依旧用邮件联系,却渐渐只剩寒暄。但见面时热情不减,他们在樱井家的大房子里,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隐秘地享受着淋漓的欢愉,像两只争斗的野兽。交流越来越少,只是无尽的欲望宣泄,两个人在对方身上找寻到满足之后,便再无更多,只剩沉默。

  临近考试的几个月,两人终于彻底断了联系。

  考试后,在同窗的聚会上,二宫却看见樱井已把金发染黑,正温柔地牵着一个女孩的手。那个女孩只几句话脸便涨的通红,一副纯真模样在旁人看来甚是可爱。

  二宫却只觉得内心寒凉。

  他是骄傲的、聪明的,自然不会选择去质问什么,只会讨得两方狼狈、一地鸡毛。于是那张好看的脸便带上着温和的笑,和别人一样向樱井送着祝福,然后借口称有事先走,留给樱井一个昂扬的背影。

  那个用尽全部心力支撑的,昂扬背影。

  走出聚会会场,二宫整个人便瞬间失了魂。春日的暖阳照不进二宫心里无尽的空落,他摇晃地走着,用力攥拳攥到骨节发白。

  就像现在。

  烟雾几乎散尽,二宫从回忆里抽离,手正攥得紧紧,他艰难地稳定住情绪和呼吸,把眼光投向面前这一张小小名片。

  社长,樱井翔。

  接着电话声音响起,将他彻底赶出记忆的领地,赶回现实。

3.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樱井的邀请。可能是“老同学叙旧”的名号太过友好,让他无法回绝。

  此时他正与那个十年未见的男人,在桌上摆着精美餐点的高档餐厅里,面对着面。

  那男人依旧带着精英的风度和礼貌,问二宫近况如何,二宫便淡淡地回答自己正在牛郎店工作,收入还不错,生活尚可。然后二宫似有意也无意地询问樱井关于当年那个女孩,尽管故事的结局他心里已基本有数。

  “她啊,早就分了。也就毕业两个月吧。”

  剩余的故事樱井没再多说,二宫也没问。毕竟在大人的世界,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什么道理,也不需要用言语去说穿。

  也许需要的,只是一个眼神。

  樱井在二宫的眸子里看见了点点烛光,进而看见了自己那张已带成熟的脸。他猛地一失神,仿佛回到了那个燥热的夏,自己那张脸,那么贴近地,映在二宫带了水雾的双眸。

  此刻夜色微凉,那年的暑气,却穿过时空,渐渐地裹上樱井的身体。









4、5,【上车】




6.

  二宫从未失手,这次也一样。他知道怎样把樱井的欲望和自己的欲望都恰到好处地满足。他们一起逛街购物,二宫毫不留情地划着樱井的卡,一起外出吃饭,然后,在樱井的高级公寓里,一起意乱情迷、攀上顶峰。

  他贪恋着樱井那近乎完美的身体,和似乎取之不尽的金钱,以及,那让他仿佛回到17岁的夏天的狂热与失控感。

  但,也仅此而已。

  他总能在樱井说出深情话语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别过头去,或者用语言技巧不露痕迹地带过,从不正面接下那被重重击来的直球。

  他飞着,在他的天空,在牛郎店里,做着让所有女客人心满意足、心动不已的热门牛郎。

  他以为他能一直这么自在地飞下去。

  但他自己也未曾料到,突如其来的坠落。

7.
 
  店长在二宫送走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之后,把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最近…………”

  入行多年,这是二宫第一次直接被店长训话。他长相出众,一双明亮的茶色眼睛眼神勾人,猫唇勾勒的柔软可爱能让所有女人的心融化,且最懂得怎样不着痕迹却也切中要害地讨客人欢心。在牛郎里,他一直是最优秀的、最娴熟的、最有余裕的,让所有人都挑不出一点瑕疵。

  可今天却被这样地,直接指责。

  什么“状态不好”,“心不在焉”,又不是第一天工作的新人,哪有你说得那般笨拙无措?

  二宫愤愤地想道。

  一肚子气地离开了店,他只想去那个人那儿,找寻到身体上和物质上的慰藉。

  拨通电话,今天等待的时间意外地长,让本就不快的二宫心里更加焦灼。电话被接起,闯入耳朵的,却不是那个无比熟悉的磁性嗓音。

  “您好,是二宫先生吗?我是樱井的秘书。”

  憋了一堆抱怨话语的二宫突然被这陌生的声音噎住,欲倒的苦水卡在喉咙,他镇定了一下,换上平和的语气回应道。

  “您好,我是。”

  “樱井社长今天可能没办法见您了,他让我帮忙传话,请近期有空来我们公司一趟。地址已经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您。”

  闻言二宫有些摸不着头脑,囫囵也礼貌地回应后,挂断电话,确认了发来的邮件。

  望着那一串汉字与数字组成的地址,二宫心里,却没来由地焦灼蔓延。

8.

  特意选择了一身不同于作为牛郎工作时、也不同于作为宅男悠闲时的衣服,二宫有些惴惴不安地找到了樱井的公司。尽管换了衣服,可二宫仍感觉自己和那个所有人都着装板正,埋头工作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被带领着,来到了社长办公室外面的那间。

  向他打招呼的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性,包臀裙勾勒匀称的身材,黑色细跟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击出清亮的响声,“二宫先生您好”,声音也温和婉转。

  二宫想这大概是樱井的秘书,便也回以友好的微笑。然后,二宫看见秘书从拉开旁边的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张卡。

  一双白嫩玉手,把这张卡有礼貌地递到二宫面前。

  “樱井社长让我给您的,里面有一些钱,樱井社长还说不够他可以随时再转。”

  二宫心里猛地升起一股无名火,接过卡的手也不易被人察觉地细微地颤抖着。他保持着常年面对女性养成的平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他人呢?”
 
  “樱井社长出差了。”秘书声音婉转依然,却像一鞭子抽在二宫身上,抽得他一激灵。

  他分明清楚地感受到了在这间屋子里残留的,那最熟悉的,属于那个人的气息。

  他感觉自己像被当傻子耍,一时怒气冲头,但却没有立场在这里大闹,只能“啪”地,把那张刚刚收到的卡硬生掰断,丢到旁边的办公桌上。

  “这个,不用了。谢谢。”

  二宫秉持着最后一份爆发前的冷静退出了办公室。

  公司大楼的玻璃自动门敏锐地开合,二宫有些恍惚地走出,门关上的一刻,他不知为何竟驻足,然后,回头。

  那扇玻璃门干净透亮,除了贴上公司图标的位置,都仿佛隐形。但那门却像个冰冷的结界,把他和门里那个秩序井然的、属于樱井的世界,远远地隔开。他仿佛再怎么用力地去撞、即使撞得血肉模糊,也只能被生生弹回。

  二宫这只鸟像被突然地拔光了羽毛,成了一坨光秃的肉,直直地向地面坠去。

9.

  好在,这只鸟还有个可供落脚的巢,让他不至于一摔到底。

  他敲开了那扇门,迎接他的,是那温暖熟悉的微笑。

  这里是大野智的家。大野是个画家,二宫在大野外出写生的时候和他结识。那天午后的阳光正好,大野像一块暖融融的蜡,在化与不化的边缘,麦色的皮肤浸着汗水闪着光。二宫竟就这么看得入了迷,在那个人身上,他仿佛能找到抵挡世间所有风浪的安稳,一路颠簸着走来的他,带着对那安稳的渴求,没头没脑地上前搭了话。

  自此以后,二宫便成了大野的画室的常客。

  大野就住在画室里,他乏了便睡,醒来作画,饿了就用那双修长的手做出美味的食物填饱肚子,顺便投喂嘴巴挑剔的二宫。二宫在这里,感觉时光都流动得滞缓,太阳爬起又落下,一张张画布被大野娴熟地用画作填满,他只看着,便觉得心暖。

  二宫无需聪明,也不用游刃有余,大野从不管他是什么无数女人倾心的热门牛郎。二宫能在大野软乎乎的笑容里变成最调皮捣蛋的孩子,趁他不注意,把颜料戳上他突出的鼻尖。大野有时会宠溺地抱怨,用没加力气的拳头反击,两个人便胡闹在一处,几番争执翻滚,二宫便被大野压在了身下。

  但从不是侵略性的。

  大野和二宫身高相近,只是大野因为日晒和时常的锻炼,肤色比二宫略深、肌肉也更加结实。这为他们构成了一种刚好的平衡:二宫在那坚硬肌肉的包围下感到安心和温暖,又不压迫,大野对身下人的柔软身躯也满意无比。

  于是大野便在二宫唇上轻啄,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随后是一次温柔的结合,像夕阳中两具身体的绵绵低语。在低语中,二宫不断轻哼出快活,大野的喉咙里也翻滚出舒适到极致的声音,两人就这样,共同去往美好秘境。

  秘境笼罩着夕阳最后一抹暖黄的余晖。









10.【上车】




——tbc——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