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你裙👠

夫唯不争。



诗、磁、道。



链接挂了会在评论补~(♡˙︶˙♡)

【Y2】(R18?悬疑?)《记忆疗法》【完】

☆悬疑向(伪)?可能触雷注意。
☆略长,6k+字。

【记忆疗法】

0.

我们过去 曾痴缠过吗?
我们现在 正热烈着吗?
我们未来 仍会情深吗?
我好像 把你弄丢了

你是谁?

1.

  “xx电视台主播樱井翔201x年x月x日于东京xx区遭遇车祸,伤势已经稳定,目前正在恢复当中。”

  新闻铺天盖地。

  车祸以后,那张原本频繁出现在电视上的脸,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至今。樱井翔回绝了一切采访,推下了所有工作,在某家医院里,卸下了之前所有高强度反人类的劳累奔忙,专心静养。

  好在伤不重,已近痊愈。

  只是,车祸的巨大冲击,让长期被工作重压的他逃避似地遗忘了很多事情。一些片段清晰、一些片段模糊,浆糊似地搅在脑海里,惹得他时常头痛得厉害。医院会诊后,便把他转到了精神科。

  他的担当医师,自然是这家医院里经验最为丰富的。

  这让樱井放心不少。

2.

  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进干净宽敞的治疗室。上午,樱井第一次来到这里,即将开始他的第一次治疗。

  这间与其他诊室离得很远的房间里消毒水味很淡,空气中飘着精心选择过的清新剂味,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他坐在柔软的椅子上,面前的医生,虽看起来年轻,脸上却带着让人信任的余裕感。白大褂板正干净,连褶皱都几乎没有,只胸前的口袋因为装了姓名牌和笔之类的东西,微微地下坠着。

  “樱井先生是吧,讲讲你从出生以来的经历吧。”

  医生打开笔记本,对着翻开的一页用力压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语气温和地,看着樱井说道。

  “呃?需要这么……详细吗?”

  樱井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当然啊,不用勉强的,记得什么说什么就好。”

  “哦好……我出生在东京………………”

  讲述。

  与讲述中不定期袭来的头痛。

  “哦哦这样啊……”医生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好像……目前就这些了。”

  不知过了多久。樱井眉头皱着,对着医生说道。已讲述的部分斑斑驳驳,断处许多,在医生的引导下,他只得硬着头皮跳过记忆的断层,往下去说。

  “再想不起来什么了?关于工作上的,生活中的什么的。”

  “嗯…………”

  “那好。没关系,交给我吧。剩下的部分……

  我帮你想起来。

  睡吧。”

  医生把椅子调节得更平,樱井坠入了记忆的深海。

3.

  心跳如雷。

  砰砰。砰砰。

  樱井正背靠着音乐教室的门,站立着,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填满整间教室的夕阳从门上的窗口溢出来,照射到走廊,在樱井面前的地面投上一块长方形的亮光。

  钢琴的声音,也随着溢出来。

  数不清是第几天了,放课后留在教室自习,比其他人走的稍晚的樱井,每次路过音乐教室都要在门前停留一阵,偷偷听里面传出的吉他声或钢琴声,偶尔,还有歌声。

  这之于他已成为一种习惯。备考的所有压力,似乎都在那流淌的琴音中化作云烟。

  但他从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几个小节流畅地倾泄,然后,温柔的嗓音被钢琴伴奏包裹着,涌进樱井的耳朵。


  いつもそうよ,
  总是这样呢,

  拗ねるときみは,
  你每次一闹别扭,

  私の大事な物を隐すでしょ,
  就会把我心爱的东西藏起来。

  钢琴声是柔情,连换气里都塞满了依依,像一个蜜做的旋涡,但甜中又一丝涩和清苦,拽着樱井往下沉溺。他终于不堪好奇,蹭着,更加靠近了教室门,紧紧挨着门上的小窗。

  砰砰。砰砰。

  心跳如雷。

  趁着歌声还未落。樱井鼓起勇气朝教室内一瞥——

  穿着制服的单薄身影,短发随着身体的摆动轻摇,身体周围被夕阳画上一圈金色的光,不那么长却十分灵活的手指跳动在琴键上,手指的间隙,有光穿透。

  偷窥带来的不安让樱井目光未曾停滞,只乱乱地扫,但那明亮美好得过分的身影,和把空间渲染成幻境的夕阳,已让他几近窒息。

  步伐略带踉跄,樱井有些恍惚地,远离了音乐教室,逃离了幻境。

4.

  今天,那个人没来。

  夕阳依旧兀自明亮,却略显冷清。音乐教室里空无一人。

  无尽的安静让樱井心中猛地一阵不安。他怎么了?去哪儿了?今天不来练习了吗?

  不安。

  流言长了腿跑进樱井的耳朵。第二天,他才知道,那个人打碎了一扇窗子又弄坏了音乐教室的门锁,遭到了学校的警告。好像,就是为了取落在音乐教室的记谱本。

  …………哦,这样。

  这天樱井走得比往常稍早,因此刚好遇到往音乐教室走的那个人。他开口叫住,那人步伐只略微放缓,两人一前一后地走,樱井看不清那人的脸,少年不高,背影消瘦。

  “记谱本……这么重要吗?”樱井指他为了取本子不惜破坏公物的事。

  “当然啦……毕竟……演出快到了嘛。”

  “演出?”

  “嗯,我想在学校,办自己的一场演唱会。”

  “这样啊……”

  樱井突然拽住少年的胳膊,“哦对了。这个给你。”

  然后递过两把钥匙。

  “大门的和音乐教室的,我偷偷配的。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很危险。”

  少年定住了一下,缓慢地接过钥匙,“樱井前辈……偷配学校的钥匙给我……没关系吗?”

  毕竟樱井是全校闻名的优等生,没人能想到,他竟会偷钥匙来配。

  “没……没事的。反正我早看学校里那帮动不动念叨校规校纪的老古板不顺眼。你,演出加油。”

  “嗯……谢谢前辈……”

  少年的身影被夕阳吞噬,走入幻境,消失在音乐教室门口。

5.

  是哭声。不是悲凄的嚎哭,只是浅浅地啜泣,安静里,一阵阵地,有抽泣声传来。

站在门口的樱井,心早已揪在一处。

今天,少年碰都没碰钢琴一下。

只是想到那个单薄的身体随着抽泣,一下、一下抖动的样子,樱井就心疼得无法自控。但他的脚仿佛粘在地上一般,他不敢、也不知怎样去行动。

  他在哭。

  仍在哭。

  随后是一声较响的吸鼻子的声音,紧接着是纸张翻动,然后,是很用力的,擤鼻涕的声音。

钢琴伴奏起,牵出人声。


  これからはちょっとくらいのわがまま,
  从今开始有点任性的事情,

  言ってもいいよ,
  说出来也没事哦,

  でも私にだけよ,
  但是只许对我任性。

  带点刚哭过的鼻音,原本略尖的声线变得发闷,最后「よ(yo)」的尾音拉长,是拼尽全力地,颤抖着,几乎快要撕心裂肺。

  接着钢琴伴奏落,只剩清唱,无限温柔。

  唱道,


  虹がキレイだよ,
  彩虹真漂亮啊,

  いや、お前のほ方が,
  啊不,你比彩虹更漂亮,

  テレはじめるきみに,
  对开始害羞的你说,

  ありがとう,
  谢谢你,

  ありがとう,
  谢谢你。

  最后以一声浅浅的,不易被察觉的抽鼻子声音作结。

  樱井像被施了法术般定在原地,他好像,对这单薄身影有些印象。高二时的某个放课后,雨下得淅沥。他看见前方不远处一男一女并排走着,却和别的相拥的情侣不同,他们各自打着一把伞,由于并排挨得太近,伞不时地相碰。一碰,就有温柔宠溺、和羞涩埋怨两种笑声从伞下传来。

  真是对有趣的情侣。那时樱井内心这样想着。

  雨停,撑得比较高的那把伞突然被扔在地上,男生迈步上前,坚定地却也轻柔地,吻了上去。

  樱井看到一道鲜明的彩虹架起在雨后的晴空。

  很美。

  却突然让此刻的樱井心里一酸。

  是在嫉妒吗?是心疼吗?

  他不知道。彩虹色彩太浓,缭乱了他的双眼。

  他只想把那个哭得颤抖的小小身体抱在怀中。

6.

  灯光炫目,照得舞台中心的那个身影明亮得不真实。

  一首,接着一首,观众渐渐地沸腾。

  短暂的休息后,钢琴出现,那首樱井再熟悉不过的《虹》,从舞台上,扩散,扩散,倾注了歌手全部心思的温柔歌声盘旋在上空,然后缓缓地、深情地落下,落在每个观众身上。

  樱井瞥见周围有一些女孩子在歌声里悄悄地低下头擦泪。

  夕阳里那个被笼上光圈的弹着钢琴的身影、走在他前面的那个单薄背影、还有那天间间断断的抽泣声,电影般闪过。望着那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人,樱井突然为自己见过这样的他,拥有了那样奢侈的特权,感到没来由的悸动和兴奋。

  他和他,共享了那段,隐秘的时光啊。

  一首关于圣诞节的歌响起,舞台上的人穿着绿色的上衣,红色的裤子,抱着电吉他,唱得欢快。观众也在歌声里,渐渐地热烈,随着节奏蹦跳起来。

  樱井感觉,那个穿着有白色毛毛圈领子的衣服的单薄身影,竟多了一分柔软。

  心一化。然而又很快把自己融入人群,忘我地舞动尖叫。
 
7.
 
  又在走廊看见那熟悉的身影。

  “樱井前辈,演唱会……有……来吗?前辈学习那么忙应该没空吧……”

  “啊那个……去得有点晚了。就听了最后的几首歌。那首歌……是叫《虹》是吧,挺好听的。”

  “啊,谢……谢谢前辈!”

  突然的喧哗声盖住了少年的话语,走廊里追逐打闹的人跑过,把两个人冲开了距离。吵闹中,樱井感到头部一阵撕裂的疼痛,然后是眩晕。

  睁眼。治疗室蓝色的天花板,医生平静的面容。

  “樱井先生,想起什么了吗?”

  “一个人……少年……他……是谁?我……看不清他的脸……”

  眩晕感仍未消退的樱井有些语无伦次。

  “没关系,有想起来已经很好了。

  喝口水吧,我们继续。”

  樱井在柔软的躺椅上,意识再次离开诊疗室。



8-10,【上车】



11.

  腿间撑起了小帐篷,把病号服的直条纹支得弯曲凌乱。

  樱井有点尴尬,无措地看着面前的医生。医生立刻理解地一笑,“啊没什么的,毕竟是要唤醒记忆嘛,什么事都有可能想起来的。”

  随后朝樱井那开始塌下的帐篷抬了下眼,平稳地说,“这种事,也时常发生,别放在心上。”

  “哦……好……

  但他……到底是谁……我……我还是……没看清过他的脸……”

  “别急,放轻松,我们继续。”

12.
   
  女孩子们疯狂的尖叫,现场活跃气氛的音乐,工作人员的对讲机声,混杂着,撞上了樱井的耳膜,吵得他眉头微皱。

  右腿突然被另一条腿调皮地撞了一下。

  “注意一点啦……上班时间,别闹。”

  樱井的头往右侧一歪,满带宠溺地训斥道。

  “这可是……第一次和翔君在节目里坐得这么近啊……唔……”

  小男友受了训斥,语调便气鼓鼓地软了下来。

  一位工作人员走近他们,樱井忙往左边挪了下身子。“下一个游戏要开始录制了”,于是小男友被工作人员带领着,拖着略显缓慢的步伐走向游戏布景。表面上是工作的疲惫,实际上满满的都是离开樱井的不情愿。

  “Cliff Climb~~~~”(注:攀岩游戏)

  主持人拖着长音高声说道。

  樱井看着他穿上保护措施,站在墙下。尽管只是游戏布景,却仍十分庞大,把小男友的身影衬托得更加瘦小。

  渲染气氛的音乐响起,主持人也不断做着实时说明,“按下10分!”“怎么样怎么样能否拿到perfect呢!”,观众也在尖叫着助威。小身影在布景上来回着,纤细的腿拼命地去够着墙上一个一个分数按键,麦克风里不时传出充满疲累的喘息。

  观众席的樱井手心里都攥出了汗,担心得要命。直到拿到perfect的庆祝声传来。

  全场欢笑、沸腾。

  樱井也松了一口气,紧锁的眉间升起笑意。

  小身影背对樱井,朝着女粉丝们的方向挥了挥手,比着小树杈的样子让樱井宠爱地笑开。心满意足后,那小身影站在墙的顶端,轻盈地,往外一蹬。

  绑在身上的保护绳此时突然断裂,“啪”地,失了控制的小身影朝保护垫之外的范围飞了出去。

  尖叫声、痛哭声、背景音乐声混杂着冲上樱井的耳膜,色彩斑斓的综艺节目布景、乱在一处的人们让他眼前一花,脑袋中突然有什么在搅动,剧痛中,樱井眼前的画面开始扭曲。

13.

  “呼……呼……哈……”

  眼神里满是慌乱,樱井猛地坐起,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吗?”医生的关切声传来。

  但樱井转瞬冷静,眼里,蒙上一层沉甸甸的失落。

  “我好像……知道我为什么记不起他的样子了……

  他已经……

  已经……”

  “还能继续吗?”

  医生打断了樱井的话,打断他说出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结果。

  “嗯?”樱井一愣,深呼吸了一口,声音冷得只剩个空壳,说,“继续吧。”

  他看了一眼蓝色的天花板,闭上眼,准备着,迎接。

14.

  纯白。

  纯白里,飘着消毒水味。樱井蹲在地上,紧紧地攥着拳,指甲快把掌心扣得流血,空洞地望着面前的纯白墙壁。

  纯白。

  门缓缓敞开。

  护士小姐对樱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樱井快速地站起,起身太急,被一阵预感着不妙的眩晕绊得差点跌倒。他跺了跺发麻的脚,拳仍紧攥着,走进了病房。

  纯白。

  纯白紧接着被声音打破。

  “翔君……我……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熟悉的小尖嗓宣告着樱井的失而复得。樱井散了的魂立刻又聚回到身体里,冲到床边,跪上床头,又急又轻柔地,把小男友的头抱着扳过来,靠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我好害怕……翔君……”

  “没事了。没事了。”樱井温柔地拍着小男友,安抚道。

  “翔君……我好想你……………………”

  樱井突然感到一凉,衣服的下摆,被那怀中啜泣的小小人儿,已然哭得湿湿。

  他的眼眶便再也兜不住即将汹涌的泪。

15.

  这次睁开眼,便不是清透的蓝,世界被泪水蒙了雾。樱井眨了眨眼,才看清眼前的医生。

  “擦擦吧。”

  医生递过来一张纸巾。樱井这才发现自己脸上已是泪痕满布。

  “我……

  他…………

  我看不清他的脸………………

  他是谁?

  我是不是把他弄丢了?

  后来呢?

  后来…………呢………………”

  樱井怅然地呆坐着,胡乱地把脑中盘旋的问题往外抛出。

  “看来你……想起了很多事情啊。”医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没关系,不要急,这才第一次治疗,回忆不全是正常的。”

  合上本子,把笔插进白大褂的口袋,继续平缓地说道,

  “照这个趋势,下次一定会想起更多的。樱井先生很累了吧,这次就先到这,好好休息,我们再约时间。”

  医生的声音竟意外地有种安抚的力量,樱井在清新剂的味道里渐渐平静下来。百叶窗挡不住阳光,照得诊疗室,更加明亮。

 
16.

  医生和护士们在资料室里整理着患者资料,几番进进出出后,空间里只剩下一个平日里口无遮拦的男护士,和精神科的某位医生。

  “二宫医生……”
 
  男护士低语。

  “猎物怎么样啊……我看你从他住院就在关注他了……怎么样拿下没有啊……第一次治疗就这么久……嘿嘿……不会已经……”

  “去你的。”医生平淡地回道,然后,像是对护士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说道。

  “是有点麻烦呢………………

  不过,最多再一次治疗,很快了。

  最多需要,再一次治疗。

  毕竟……这次的患者是,特别的,

  樱井先生呐。”

  资料夹里一张没夹紧的纸掉出,医生忙弯下腰去捡。随着动作,白大褂胸前口袋里的东西,滑了出来。

  姓名牌落到地上,上面写着:

  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精神科 医师

   二宫和也

17.尾声.

a.

你有没有见过他 被我弄丢的那个他

我们 认识吗?

陌生吗?熟悉吗?

b.

爱上你。

然后,侵入你。

矫造剧情,隐匿真心,

是为你,量身定制的,「记忆疗法」。

…………醒了吗?

(黑化一笑)

END

☆不知道故事有没有讲清楚。不知道这么搞会不会被寄刀片。
☆题材神奇,可能会有bug。
☆从始至终不能描写二宫和也的帅脸。让人真的深感不爽。好在前几天发的文里有写。
☆“从出生开始讲经历”是《99.9》里深山大翔律师的梗。
☆别问我后续怎么办,反正,二宫医生,办法多。(逃)

评论(18)

热度(79)